我会照顾好自己 田英威 2020年的冬日会更长一些,也可能会更冷一些。冠状病毒仍然流行在医学发达的美国,肆虐着那里的人民。在这日渐寒冷的时刻,为了从根本上杜绝疾病发生,杜绝冠状病毒... 详细>>>

布衣情怀 文/夕阳芦花 青山秀水,本非一己之物,也不必据为一己之物。风涛声声,只在岸边伫立静听,那一份岁月情怀,已在心中。 涯畔百合,又何须移于庭前篱落之下;幽幽清香,在天地长风... 详细>>>

B女 进入青龙境内,山峦连绵起伏,路在山脚下,虽蜿蜒但很平坦,来往的车不多,大巴一路畅行。我睡一会儿再睁开眼睛看看窗外,另一侧,清澈见底的河水曲折地向前流淌着,河道开阔一些,... 详细>>>

我与北京门头沟区斋幽路结缘,是从2016年5月份开始的。 经过短暂的岗前培训,我就开始上路了。没有出征时的热烈场面,也没有领导前来握手相送。头戴一顶白色的印有蓝色“巡查”二字的安全... 详细>>>

一 高铁沿着轨道疾驰,城市和田野飞掠过窗。我用白内障手术安置的人工晶体,茫然注视着窗外。熟悉的风景以及时间和北风也沿着我的眼际一掠而去,消失身后,抑或消逝在眼眸深处。 人们总说... 详细>>>

江南晚秋,透过楼窗我看到枫叶红了。枫叶是由温暖的光线幻化而成,枫叶的颜色,由墨绿、浅绿、金黄、深橙而火红,都是暖色调。日本摄影家菅原一刚说,枫叶的颜色,是光的颜色。这话我很... 详细>>>

行走在他乡的路上,我始终想念着家乡的黄土地。不知在多少个难以入眠的夜里,不知在多少个触动心扉的瞬间,我站在他乡的土地上,心却不由自主地飞到了那块生养我的黄土地里。那块地,还... 详细>>>

近几日,有幸赴北岳庙、云冈石窟、响堂山石窟等文化宝库去考察学习。一路上,时时感受中华文明之博大,中华文脉之深厚,因每日将所感记之,以志不忘。 11月18日,小雨 时维庚子,序属孟冬... 详细>>>

一个曾经那么刚强的汉子,就这么躺下了,躺在病榻上,无望的双眼焦虑地望着天花板…… 早晨,窝在温暖的被窝里,我还没有掀开被子,手机提示音响了,是老家邻居小妹发来的信息。她发来了... 详细>>>

起初,那只是蓝天而已,或明亮的湛蓝,或浓厚的深蓝,总之,蓝得博大无比,蓝得遥无边际,蓝得令人疑惑不已。于是,远在两千多年前,那位庄周先生仰望苍穹发出如此探问:“天之苍苍,其... 详细>>>

这些天,妻子一直念叨着,要我陪她回50年前下乡插队的书香村去看看。 一个阳光灿烂的夏日,我俩携手同往。 妻子很早起来,就忙着梳妆自己。她像是很久没有回娘家的女儿,把自己精心地打扮... 详细>>>

天国的使者 文/夕阳芦花 晨鸟的啼鸣总是如清露一般,含着朝晖落入心田。那晨鸟的啼唱,不仅仅是送走黑夜,迎来黎明;也不仅仅是深入重帘,唤醒长梦;那晨鸟的啼鸣,带来原野的长风,带来... 详细>>>

游鳞曳光,徐徐摇波,若鲛人吐珠,碎影息空。方寸之间,生灵造化,成门宅风水,润气泽形,去春秋火属,陶冶五内,实乃佳意。故置缸购台,怡情养性。 夫饲鱼者,谙晓阴阳和合,方能生生不... 详细>>>

桥 ——人生路之二 刘克勤 桥 ——路漫漫红尘滚滚痴痴情深天上飞着地上跑着一人一伙一群一帮文的武的买的卖的哭的笑的唱的闹的……似癫非癫似梦非梦 佘在桥上曾与贩夫走卒为伍为友曾与微... 详细>>>

小雪 文/胡有琪 稀稀拉拉,几粒雪心不甘情不愿地落下来,风一吹,就不见了影子。 你不注意,仿佛它们根本不存在。 别说是人,就连那么多的树伸着手,也没接着雪的喜悦。 人无所谓,还是照... 详细>>>

空旷的秋野里已找不到春华的影子。但是,我仍然感觉到了花朵的气息。 哦,你默默地置身于野草里,以你的美颜在故乡的道路上注满秋色的柔光。纯洁的秋露斟在你高举着的杯盏里,带凉意的微... 详细>>>

今年四月三日经中国驻欧洲留学生罗丹莉,沈浩及欧洲作家邀请我乘飞机来到意大利到威尼斯。 她们带着我首先來到哥特及东方风格设计主调的圣马可教堂是去观赏那儿的名胜古迹,一路上那儿的... 详细>>>

我与千年守候的胡杨林邂逅(散文) 原创首发 作者:驼铃叮咚 木垒胡杨林景区的大门,由四根胡杨木架起五块木板,写着鲜红的五个大字。这种大道至简的风尚与胡杨林的风格,不谋而合。 走进... 详细>>>

康家石门子岩画(散文) 原创首发 作者:驼铃叮咚 康家石门子岩画是世界上保存完好、罕见的舞蹈和生殖崇拜岩画。位于新疆昌吉州呼图壁县的天山腹地。在两处山溪汇流处的西北岸、新第三株... 详细>>>

张鸥 应了节气,日历牌上标着22号“小雪”,天气预报也史无前例的来得挺准,昨天傍晚老天爷就开始变了脸。“雨夹雪”,大概齐这是庚子年的最后一场雨了,下得粘稠筋道,雪化于中光听“沙...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