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们从梦中惊醒,曹弟起身去开门,门外响着贺哥“该起床了”的提示。时间是3点20分。振身起床,疏刷盥洗,整好行装,4点不到,走出“渔家坊”客栈,昨天联系好的出租车已...

八岁(虚岁)那年,到了腊月廿七,糕师傅还没来。奶奶念叨着:明天要谢年了,糕师傅怎么还没有来?过年做糕点,是年节习俗。这印糕,谢年祭祀,送礼宴客,真的少不了,自然也丰富了匮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