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机械厂,一个坐落在“避暑山庄”贵阳的老旧国有企业,位于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曾经,每次从它腹地经过,我从未有过任何波澜,破旧的厂房,爬满杂草青苔的楼群,以及荒凉的厂区,...

时光像窗前的月影,一闪而过,浅笑嫣然间,小寒即来,小寒,大寒,冻死老蛮,这是我们家乡谚子,不言而喻,这段时间将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来贵阳几年了,这里的天气不同于我们老家,...

走过人生的大半个旅途,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样的一种记忆,有那么一户人家,他不是你的家人,也并非是你的亲戚,但他却能扎根于你的脑海,时不时的就在你眼前飘浮,每次想起都如影像一...

老屋已经很老了,如今几十年光阴荏苒,风雨纵横,房沿瓦脊腐朽,墙面斑驳,周围也杂草丛生,风光不再。但终因为它高居公路沿线,坐落于川黔交通要道边的峡谷小镇上,面朝西山,背靠东山...

惊蛰过后,今日的阳光真好,上午,一大片金色的阳光闯进家来,明亮地落在客厅的花盆上。绿萝和文竹经过一冬的静默,已经有些毫无生机,暗淡无光,在阳光的照射下,竟然是如此的娇嫩。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