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平板车,我们这一代曾经在农村生活过的并不陌生,它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随处可见。在牛耕时代,平板车是农民的好帮手,曾立过汗马功劳。 平板车,又叫木架车,我们乡下人就...

今年是2021年,细算起来,我在乡村学校仼教已达三十四年。多年的教学生涯中,默默无闻是我最深刻的感受。本来嘛,教师的工作就很平凡,更何况像我们这类在乡下学校教书的,又没有多少家庭...

2020年很快就要过去了,可是,新冠还在全球蔓延,带给人们的是死亡、恐惧、哀伤、无助。望着日益飙升的新冠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我们不禁要问:这世界怎么了! 我实在不想再对世界疫情加...

今天下雪时,风呼呼地吹,动静很大,绿树乱舞,落光了叶子的树,枝条也在摇晃,像光着臂膊在机械地摆动,很是滑稽,也无诗意。 睡了一觉,约三点多的样子,我看了看院子里的积雪。地上的...

冬至节才过不久,依时令此时应是“数九”开始。民谚:夏至三庚入伏,冬至逢壬数九。数九,意味着我们正在过冬。“热在三伏,冷在四九”,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常常在“三九四九”。数九...

我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止过,无论春夏秋冬,雨雪风霜。 在行进中,我看不到自己的背影,但我知晓走路的样子:我的脚步沉重又轻飘,左右摇晃,重心不稳。这就是人们通常形容老年人走路的样子...

小时候,快要过年了,母亲在供销社买来一些布料,为我们准备做新衣。我家姐妹多,买的多是花布料。家里穷,买的布料自然是普通的,便宜。做新衣,需请当地裁缝来家做,一做就是三两天。...

在读书阶段,我们遇到过很多恩师。在成长的道路上,他们给了我们很多帮助,至今心存感激。 中学时,我最难忘的是我的几何老师凌明芝。她是上海下放知青,在我们这儿教书才二十七八岁,三...

6070的我们,很多人成了房奴。一个普通的家庭,靠种地、打工或普通工资生活的,如果在城市里买套房子,那么,经济压力就很大。现在,人们生活条件好了,但各种各样的要求也高了。就拿结婚...

乡风淳朴。乡邻或亲戚遇到红白喜事,要去随礼。那时,钱值钱,一分钱都能买到货,五元,拾元,都是大票子了。农村出礼钱,最初有给伍角的,一块的。1992年元旦,我结婚时,来客大部分出礼...

以前,孩子好打摆子,就是虐疾。打摆子,会怕冷,浑身抖动起来,盖再多的被子也无济于事。有一次,我睡在防震棚里,热很大,烧得我说胡话,竟眼睁睁地看着棚子起火了,我大喊:“不好了,...

小时候,上街,上学,走亲,访友,只要是外出,全靠两条腿奔波。村里大人小孩都是如此。每到藕塘逢集时,四面八方的路上都是行人。生产队时,家家穷,谁能买得起自行车呢。 我的第一辆自...

6070的我们,还是赶上了好时代。还在读书时,“楼”只是理想,现在变成现实。家家拥有一辆小轿车,在过去人们想都不敢想,从2000年以后至今,家庭拥有车的,数量猛增。节假日,上班高峰,...

现在是夜里二十三点零一分三十二秒(23:01:32),我是从对面墙上的挂钟读出了此时此刻的时间,时针和分针分别指向了特定的位置,看似静止,而秒针仍在欢快地前行,静一静心,仿佛能听到...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男女青年的恋爱和婚姻并不自由,多是父母包办为主。农村人思想比较封闭,女孩子的婚姻几乎没有自主权。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说媒的自然就攀上门来,多是带着别人的...

文化生活日益丰富。自从电视机和收音机普及以后,农村人的精神生活有了保障,白天干活,晚上回家可以看看电视,听听收音机,消除疲劳,享受美好人生。放映队也很少到农村放电影了,人们...

  岳父一向精明,却在十多年前差点儿做了件糊涂事:上当受骗。好在骗子目的最终没有得逞,他们逃之夭夭。事情已经过去多年,现在想来,很简单的问题,但教训还是深刻的:无论什么时候,...

母亲在镇上居住时,睡在大屋后面与厨房相连的房间,位置靠西,这是我和爱人结婚时的新房。母亲住时,放了两张床,一张自己的,靠北,一张给外孙外孙女睡的,靠西。这样,小屋就显得很拥...

过年杀年诸,那是单干后几年的事。在生产队时,生产队养猪,主要是上缴国家,队里只能在逢年过节时,杀几头猪,按工分和人口分给农户。队里杀猪,需要请示大队部或公社的。农村到过年过...

这两天,我的心情不好了,因为,我家的这只黑猫好像病了,躺在菜园子里的土堆上,没有精神,不、想动弹。爱人说:该不会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要么就是生病了,看看它能不能挺过来。 我就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