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是童年的记忆,是家乡的符号,是跟随着血液一直流淌的生命,是对父母兄弟姐妹所有爱的集大成,是不管走到哪里只要回望就可以亮在灵魂深处的那盏灯! 在燕赵腹地,在现今雄安新区的东...

从有记忆的时间计算寒来暑往,再没有比2020年这个鼠年的冬天更凛冽更难熬的了! 去年的冬天,春节前,我就和女儿在计算着,一定要去一趟云南。感受一下凛冬季节南方的鸟语花香。提前就定了...

闲暇时盘点自己的人生过往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打开相册,翻看那一张一张的有点泛黄的老照片就像在秋天的森林里捡拾时光的落叶。深黄浅黄,深红浅红。不管什么样的颜色,也不管什么样的形...

岩石是高山的精灵,如果没有神形不一的岩石,就不会成就山的伟岸。花草树木让岩石有了凤冠霞帔,为高山画上色彩。我喜欢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多地去了解这些大山的基因——那些凝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