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1946年8月23日出生于浙江省余姚县,中国著名当代文化学者,理论家、文化史学家、作家、散文家。
1966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 1980年陆续出版了《戏剧理论史稿》《中国戏剧文化史述》《戏剧审美心理学》。1985年成为中国大陆最年轻的文科教授。1986年被授予上海十大学术精英。1987年被授予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的荣誉称号。
余秋雨以擅写历史文化散文著称,他的散文集《文化苦旅》在出版后广受欢迎。此外,他还著有《山居笔记》《霜冷长河》《千年一叹》等散文作品。 

大灾难真的来了。 我们的故事,也就出现了自然的高潮。 二八年五月十二日,汶川发生大地震,强度里氏八级,死亡近七万人。还记得三十二年前的唐山大地震强度是七点八级,死亡二十四万人...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布莱希特(BertoltBrecht)。他曾经说,过程性的情节越丰富,越会让人产生习惯性迟钝。因此,需要阻断,需要间离,让讲者和听者都陡然停步,获得思考。他认为,这才是积极...

我和马兰商量,决定离开上海,在她工作的安徽合肥定居。 比起上海,当时合肥还相当贫困落后。城市建设完全不像一个省会,街道上拥挤着一排排酒、烟、药的广告,密不透风。我们住在三里街...

因为我爸爸的突然离去,马兰更担心起她的爸爸、妈妈来了。事实证明,那些诽谤文章对我们的长辈有最直接的伤害,而马兰的爸爸、妈妈,仍然把官办的报纸看成是中央文件。 我知道你一定不愿...

从爸爸、妈妈结婚到我出生,这段时间,天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爸爸、妈妈结婚后的四个月,德国宣布投降,欧洲战争结束;再过三个月,日本宣布投降,抗日战争结束。 这些大事,在上海闹...

祖母去世之后,我很少回家。以前是因为繁忙,后来是因为远行。 爸爸、妈妈很想能经常见到我,却完全不想知道我在外面做什么。对于我写了什么书,走了什么路,怎么做了院长,又怎么辞职,...

从此,朱家门里的两个小姐都算是订了婚。 她们突然变得客气起来,分头做着各自的事,又会天天抬眉看一眼对方在做什么。 大小姐到平桥路虞洽卿路口的冯秋萍女子服饰训练班报了名,又每月...

一九三七年的春节,我未来的外公朱承海先生向祖父、祖母拜年。外公是个热闹人,还带来了自家的几个亲戚。其中一位,大家叫她海姐。海姐一进门,就伸手挽住了祖母的手臂,亲亲热热叫了声...

志云、志敬回家后问祖母,知道不知道一个叫吴瑟亚的鸦片馆老板。祖母觉得名字有点耳熟,但一听是鸦片馆老板就没好脸色,说:不知道。 志云随即拿出那包钱,把吴家老板娘的表情、动作、语...

第二天下午,志敬到安定盘路的朱家叩门,开门的是一位小姐。她的容貌,让志敬吃了一惊,连讲话都不利索了。 眼前这个小姐,眉眼间埋藏着浙江山水,而神情又分明被大都市描绘。这对志敬而...

余家流徙到浙江有好几批,时间先后不一,人数都不大,我在这里不作仔细考证了。只说落脚我家乡的那一批,分成了两支。一支在山上种茶,一支在山下养蚕。 简单说来,我的祖辈,安安静静地...

六年前,我写了记忆文学《借我一生》。没想到,那本书引发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回忆热潮,很多长辈、亲戚、同学、同事、邻居、朋友纷纷向我提供补充材料。更有大量以前不认识的读者给我写信...

一位八十多岁的韩国老人,满脸皱纹,但身板挺直,带着助理和翻译,出现在我面前。 我安排他们坐下,沏上茶水。 老人立即就作自我介绍,他和我一样,也姓余。九百年前,宋朝派出不少使臣...

明清小说,真正的顶峰杰作只有一部,是《红楼梦》,必读。第二等级为《西游记》、《水浒传》。第三等级为《三国演义》、《儒林外史》、《聊斋志异》。 为什么选这些文本?这与中国文脉的...

书卷气一浓,也可能失去自己。因此,要在必要贮存中寻找自己的最爱,不讳避偏好。对于自己的语言习惯,也不妨构建几个常用的典雅组合,让别人能在书卷气中识别你的存在。 二、长者风 这...

文化的一大优势,就是宏观。从宏观来看,世界一切都只是局部,都只是暂时。因此,文化的宏观也就成了达观。 过去乡村里的农民,只知埋头种地,目光不出二三个村庄。突然有一个游子回来,...

前面所说的不再扮演,不再黏着,是做减法。紧接着,我要做一点加法了。 一个真正拥有文化的人,为什么可以不扮演、不黏着?是因为有恃无恐。那么,他恃的是什么呢? 是胸中的贮存。 文化...

第四,必要风范。 下分述之。 不再扮演 真正有了文化,就不会再扮演文化。这个道理,一听就明白。 这真像,真正的功夫高手不会一边走路一边表演拳脚。因此,我们或许可以凭着是否扮演,来...

难道,文化人为了学术研究和社会调查,就应该起这样的作用? 扩大了看,我觉得文明冲突论和其他许多类似的理论,也或多或少进入了这样的模式,必须引起警觉。 文化和文明,不管在任何情...

二十年前,在上海一辆拥挤的公共汽车上,一个工作人员开始查票。查票很安静,工作人员只对乘客点一下头,乘客看一眼他的胸牌,便从口袋里取出票来。工作人员立即用红铅笔在票上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