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醒来得早。不到七点钟,我们就收拾妥当,用背式暖壶灌上两壶热茶,带上备好的干粮,就驱车上路了。

这是三月六日。我们来到租住的这个苍山脚下、洱海边上的白族村寨的农家小院两个多月了。刚到这里的时候,心里就盘算,要到大理古城周边的几座历史厚重的古镇去游玩一番。哪知,刚刚游完沙溪古镇,一场疫情风暴就席卷我们中华大地,我们被迫封城、封村、封路,展开战“疫”行动。就这样,我们也就被“关”在这个村里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多月。日前,听说大理解封了,我们喜不自禁,真想出去走走、看看了。于是,我和老伴商量,决定先看双廊古镇。

打开手机,开启导航,发动汽车就上路了。老汉今年七十又六。二十五年前,我五十岁学吹鼓手,学着摆弄汽车。当年,还写了一篇短文《买部汽车当玩具》 ,发表在一报端。算来,我是一位有二十多年驾龄的老司机了。很快,一个小时后,我们就从洱海的西岸,到达了洱海的东岸,来到了这座三面环海(实则为湖)的古镇。这里,西眺苍山十九峰,紧临洱海万顷波。有“苍洱风光第一镇”之誉。

这天,天气真好,艳阳高照。阳光下,古镇街面整洁而古朴。不见几个行人,街道上静悄悄。我们把车子停在一个停车场。偌大的一个停车场,连我这台车子,总共停了三台车。无人管理,自由停放。头一次来这里,一片茫然。此时正好碰上一位当地的大娘,于是向她打探游览古镇的种种。大娘一声叹息:你们是外地来的?今年你们可是稀客呀!这一场该死的疫情,可把我们害惨了。往年,这里可是人山人海。今年,连我们自己都不能出门呀!

在大娘的指点下,我们便漫不经心地在古镇的街上游走起来。这个镇子上,最多的、最具特色的是各种风格、各种档次的民宿和客栈。这天,这些品位、规模各异的客栈、民宿,或大门紧闭,或半开着门,供老板自己出入。街头上的指路牌,最多的是标示停车场的。不大的镇子,有大小数十处停车场。大的,能容纳几百台车子;小的,也能停下十数台车。听说,往日这个常住人口不足两万人的小镇,每天来游玩的就多达上万人。要不,能养下这么多民宿和客栈,这么多停车场?

走着走着,看到街头上立着一块牌子,上书:李家大院。在喜洲古镇,我们游览过严家大院,留下极深的印象。那是一个白族民居的博物馆。从中窥见到那座古镇的发展历史,使人大开眼界。这个李家大院,是不是也能使我们再开一次眼界呢?

我们极有兴致地朝前走去。

大门紧闭,没有开放。我们只好扫兴地离去。刚一转身,看到不远处一片碧蓝的水域。啊,大院就紧挨着洱海。我们忍不住朝洱海边走去。艳阳下,碧蓝的海面,波光闪闪。对面,就是我们居住的地方,那座著名的苍山。天空格外洁净透明。尽管苍山离此地数十里远,但看上去就像在面前。山顶上的积雪,在阳光的映照下,白恺恺的。我和老伴,忍不住在这里留了一个影。

这镇,远在新石器时代,就是这一方地域的文明发祥地,是唐宋时南诏大理国的重要军事要塞和水军基地。镇里有红山景帝祠、正觉寺、双廊魁星阁、玉波阁、飞燕寺等众多人文名胜。这是一方集佛、道、儒、原始宗教等多元文化共融的人间沃土。

不觉得,我们来到了洱海码头上。对面,就是南诏风情岛。真想登上岛去,一睹她的风采。进街不远,老伴就在一块指路牌上看到,这个岛上还是哪个岛上,有一处舞蹈家杨丽萍的建筑。我以前似乎在电视新闻里与其见过一面。近日,好像在网上看到消息,说是当地在整治洱海环境时,将其定为违规建筑,要拆除。我心里想:如果这建筑确有特色,且对环境破坏也不大,何不宽容一点,让其留下。我们今天在这里那里,看这样那样的古建筑,赏这样那样的人文名胜,不都是前人给我们留下的财富吗?

又是遗憾。码头上虽然停了两艘船,但售票处紧闭,没有通航。我们只好隔水观望。南诏风情岛,如一个青螺,立在湖面上。四面碧波荡漾,上空蓝天白云。岛上的一座座建筑,就静卧在这样朗朗的天空之下,这样蓝蓝的碧水之上。南诏古国的种种风情,只能在心中去想象、去品味了。

很快,我们走过了古镇的大街小巷,细细地品鉴了古镇上浓郁的白族风情建筑,感到她不愧享有“大理风光在苍洱,苍洱风光在双廊”的美誉。

我们站到了一处高坡,下望着碧水边、山崖下的一栋栋极具白族民居风情的建筑。此刻,在明丽的阳光下,那样安详,那样柔美,犹如一个风情万种的睡美人静卧在那里……

往日,古镇热闹无比。热闹,定有热闹的情趣。此刻,古镇安静异常。安静,则有安静的韵味。从某个角度上说,此刻的安静,比往日的热闹,更难遇到。

美哉!古镇安静美。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