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茹

没有雪的冬天,让人想不起它的模样。像一片坠落的树叶,在灵魂的谷底,找不到内心的北疆。

冬天像蛰居的鸟,在树和巢之间,它们伸长脖子,慵懒地打着哈欠,假装季节不曾发生转换。

冬天像寂静的溪流,休眠于时光充裕的桃源,我打开一块经版,在阳光里慢慢篆刻新年的喜联。

冬天像懂事的孩子,它不哭不笑也不闹。但它的心事清凉,像皎洁的月光。它揣着一颗出离心,想要远行。

冬天像是一个逍遥江湖的侠客,稳坐在许多风口浪尖上,意味深长地说,有一种脚步,理应坎坷。

冬天在寒冷中悲壮,在旅途劳顿中日渐消瘦。也许在冬天,幼鸟将长出一双春天的翅翼,体验生命的似水流年。

我在冥冥中期待,一场寂静降临的雪,铺满前方的道路,用洁净的雪,清扫岁月的尘埃,明亮我的眼睛。

冬日的炉火已点燃,有一种感情在升华。文字里的一场雪,欢快了心情。

雪是冬的天使,屋顶上积雪了,冬天就真的来了。

雪是冬的知己。一座山,一江水,一场雪。席地而坐,两手随意一划,青山拥着抚琴人,看破红尘,躲避喧嚣,吟风咏月。

记忆还旋转在浮躁之中,潺潺流水已开始清澈地舔舐耳膜。所谓知音,便是心灵相通,轻轻一点,就会产生美妙的共鸣。

飘逸的弹者在水中温柔着灵巧的十指,七根心弦有节奏地和着绿水歌唱,唱出一种悠闲的神韵,一种恬淡的灵性。

奏者将听者弥漫在小桥流水的原始画卷里。怎样的心绪,就会奏响怎样的声音。别后不知君远近,渐行渐远渐无书。

双脚穿行在秀山丽水白雪之间,久久不愿上岸。心灵却穿过时光隧道,寻访知音的足迹。鱼需要水,鸟需要巢,人需要知己。

知音犹如鹰之两翼,折断一翅,鹰将永远不能搏击长空。知音若去,心事赋琴,弦有谁听?青山依旧,绿水依旧,人也依旧,千古名曲还会响起吗?

初冬,树林深处的枫叶,仍独傲枝头看众叶飘零。心静,风吹不动;心动,叶落有声。记得,曾相约在冬季:山间开满雪绒花,喜叶千枝复万枝。

宁静淡泊。以空灵明净的心境相会,默读默念也是一种唯美。

这个冬天很冷。院子里的池塘结了冰,孩子们在破冰嬉戏。我在想,水塘里的鱼从哪里来?又去了哪里?它们是否安好。

在室外,感受着冰箱冷藏室般的气温,恒定却不能保鲜。我在心里悄悄滋长着一个念头,仿佛孕育的一个种子,蛰伏休眠等待雪的到来。

一到冬天,就格外想念雪。因为对我而言,雪是寒冬里一个温暖的意象。就像想念故乡,想念故人,想念回不去的西域。

阳光依然耀眼。窗外,终南山上的积雪隐约可见。我想,那里一定飘扬着雪花,就像我在键盘上弹奏的——冬的情怀,和雪的赞歌。

没有雪的冬天是苍老的,缺少了一笔让人眼前一亮的玉润;没有雪的冬天是孤寂的,缺少了一腔让人热血沸腾的激情;没有雪的冬天,便不再是真正的冬了,那份神韵,那份调性,那份清醒,统统被雾霾遮蔽,被闲愁消融。

静静地等待一场落雪,等待着一个属于这个季节的律动。那飘舞的精灵,那精巧的结晶,那摄人心魄的轻盈总是在漫长的黑夜悄悄入梦。

夜总是那样长,而梦又是如此短,一刹间的芳华匆匆一瞥便又倏然不见,来不及伸出挽留的手,一丝清冽入心的轻吻便消逝了。

常常在不经意间想起那一个个飘雪的冬季,一个人在茫茫天地间踽踽而行,走在冰清玉洁的雪的世界,如同是一个个醒着的美梦。

不忍醒了清梦,抑或是在不经意间推开窗棂,扑入眼帘的是雪的惊喜。只是常常会失落,失落于一个个干燥而又模糊的清晨。

冬因为雪而灵动。但是今冬的雪和我们玩着捉迷藏的游戏。

静候冬雪的时候,仿佛回到了我生长的地方——新疆伊犁。那时候的冬天,一觉醒来,万籁无声,雪厚厚地堆着,窗台上像是铺了温暖的棉花……

冬天的太阳竟然会如此的璀璨。

从早晨橘红的朝阳,到正午炽白的艳阳,灿烂的冬阳除了分外耀眼的光芒外,还有几分暖意。睁不开眼睛,眼前却金花四散,仿佛有五彩的虹。

我像一只恋窝的懒猫,躲在温室一样的家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沐浴在暖阳里,感受体温回暖,日子亮堂而温馨。

冬天的太阳,应该是爱神的化身吧。光束中,晃过一个定格的影子。

冬阳温暖,却要用心体会。心中的爱和情,有时也会像冬天的太阳一样,虽然光芒四射,仍被误认为丧失了热和暖。其实,太阳依然是一个燃烧的火球,它的热情和温度,不会因为季节的变化而有丝毫的改变。

很喜欢“冬日可爱”这个成语,它比喻冬天的太阳温和慈爱,使人愿意接近。冬日暖阳里,不想睁眼,不想打动自己,我知道自己的心在哪里停留着,感动和温暖着。大约在冬季,冬天的故事是一首流行的情歌。

无数次想象,等我再次睁开双眼时,外面会是漫天雪花飞舞。我轻轻地接一片雪花放在唇边,才发现自己脸庞上有一滴水。

雪很美,当它落下来的那一刻,就注定要化成水。其实,看雪花纷飞,就是想所有美好的愿望都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冬阳里,风铃浅唱:阳光暖暖的,时光慢慢的,雪花已落地。

如果雪知道,我漫长的牵挂,它一定会翻山越岭,飘进我相思的心里。如果一个回眸就可以相遇,我就走近一步。

如果雪知道,我倔强的等待,它一定会在窗前为我点一盏灯,照亮我漆黑的夜空。如果一个笑容就可以相惜,我就捻泪微笑着再走近一步。

如果雪知道,我寂然的欢喜,它一定会随风造访田野的空旷和惬意,以浑天一色的白,让我的脚印清晰而深入走近一步。

如果一冬无雪,将是虚度。一场期待中的雪,实则是灵魂的摆渡。但如果盈盈一握就能把雪留住,为什么还要孤独呓语。

如果雪知道,我此刻的心情,我想给它唱《冬天快乐》:

雪让我有点快乐,那片白色,和伸向远方浅浅的车辙

如果这时候飘落,钢琴单纯的音色,我会对自己说,冬天快乐

我喜欢没有字的窗,透过它天空很晴朗,树梢上残留一点月光

我喜欢空空的球场,我独自听日子回荡,黑夜里凝视一点忧伤

……所以我唱歌或是沉默,都是在对你诉说,冬天快乐!……

冬天最普遍的快乐,可能是不挨冷受冻。但我的快乐在于字里行间的韵律和脉搏让相知有缘绽放成雪花,哪怕昙花一现。

冬天的快乐还在于无论是站在无边的萧瑟里,还是坐在自己的角落里,无论是暖冬还是寒流,我们都要给自己保暖,特别是要让自己的心保持温暖。

雪是诗行,雪是吉祥如意。雪,是大自然给予我的纯洁坚定的力量。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河子西的月光排着队从绿豆叶上溜下来。一地的虫鸣此起彼伏,不时有蚂蚱走婚,从我家的这棵草蹦到花枝家的那棵草上。前桥村有个约定俗成的事儿,长在谁家地里的庄稼是谁家的,长在谁家地...

(一)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冬雪,宛如盛开在天空中的白莲,灿烂在每个寒冷的季节,五彩缤纷的世界因你改变了颜色,大地一片银白、一片洁净,如诗如画,仿佛梦境一样...

去年的八一建军节,我们几位老战友相约去看沙湖。因许久没来了,又见沙湖,感到格外亲切。 沙湖生态旅游区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的平罗县境内,这里有沙有水,有沼泽;有鱼有鸟,有...

横琴,珠海的“曼哈顿”。 其金融中心区,楼群摩天,灯光璀璨,是金玉满堂的地方。向北一步之遥,包围横琴岛的水道沿岸,有一条十多公里长的花海长廊。海峡的岸上有花海,已是奇观,更奇...

关中平原,也称八百里秦川,《史记》记载张良劝说刘邦定都关中,描述此地“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世人也许想不到,在广袤的关中平原,却潜藏着一条险峻的大峡谷——泾河大峡谷。 泾河发...

(《乡村手艺人》之五) 湖北 雪雁鸣 每年的阳春三月,天气晴暖,父亲要做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检漏,我老家峁屏不叫检漏,叫检屋,也就是重新把屋瓦翻检一次。 农村的瓦房,由于日晒雨淋...

一 我们住在村子的最西头。大院里住着五六户人家,大都是叔伯爷爷奶奶们。叔叔姑姑有十几个。和我童年上下玩耍的也有五六个。我们除了在土院里玩,也常常走出院子,到村外的野地玩。很多...

雪是冬天柔软的精灵和符号。雪花能够填充整个冬天的心事。牛年的初雪是羞怯的,试探性的。她可能不习惯人间,不习惯人们的大呼小叫、艰难疾苦,不习惯来势汹汹的疫情。她仿佛觉得自己是...

吴文茹 一 没有雪的冬天,让人想不起它的模样。像一片坠落的树叶,在灵魂的谷底,找不到内心的北疆。 冬天像蛰居的鸟,在树和巢之间,它们伸长脖子,慵懒地打着哈欠,假装季节不曾发生转...

1 某日,花枝太太跟我说,她在朱紫坊开了一家店,有空来喝杯茶。 朱紫坊不似三坊七巷那般熙熙攘攘,却也颇有盛名。坊内留存一片明清时期的建筑,动辄数座毗连,高耸的马头墙内,厅榭精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