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住在村子的最西头。大院里住着五六户人家,大都是叔伯爷爷奶奶们。叔叔姑姑有十几个。和我童年上下玩耍的也有五六个。我们除了在土院里玩,也常常走出院子,到村外的野地玩。很多时候不走大门,喜欢翻过有豁口的矮墙,“咚”地跳下去,直接翻到墙头外面的野地。走几步,近处是一口井,附近有一个饮牲口的石槽。再往远处是神秘的大西滩,很开阔,能一眼望到天边和远处隐约的村落。夏天,滩地绿草如茵,水草茂盛,滩水波光粼粼,水鸟不时在湖面以上盘桓,牛马羊们各自散在水边悠闲啃草。突然间,有牲口乱跑追逐,就听见放牧的骂骂咧咧的呵斥声伴着响鞭声传来。放牧的每逢赶着牲口晨走暮归经过井边时,就让牲口们到石槽旁边饮水,它们围拢过去,挤作一团。牛身上绕着一团团小蚊蝇,叨扰着牛不停地把尾巴甩来甩去。我们站得远远地看着。等石槽旁边没了牲口,我们就赤脚跳进去,踩着剩下的清水玩。

牛马羊是我最早见到的动物,牛和马庞大,我们不敢靠近。害怕它们伤着了我们。羊好看,有弯弯角的,有大尾巴的;有黑色的,褐色的,白色的。白色的多,上面还有人在背上染了一小片红色或者蓝色做记号。羊很温顺,“咩咩”地叫声也没有一点威胁感。我们敢走进羊群里,触摸它们。

这些只是那口井周围一半的热闹,另一半的热闹是集中在井沿下面泥水地里。打水的大人,从井里拔上水来,或者向自己的水桶里倒水得时候,水淹出来,漫流一地。泥水有好大一片。我们毫无顾忌地踩溅泥水,把自己溅成了一个小花脸,旁边的小伙伴自然会沾光。这边有很多燕子、会蛰人的蜂子、蜻蜓、蝴蝶。它们来来往往,在我们周围,并不怎么怕我们,甚至有时候跟我们玩游戏,捉迷藏。燕子很喜欢来喝水、衔泥,有时候站在不远处泥地里吃点水,有时候在我们的头顶上飞来梭去。大家说燕子是好鸟,所以没有人逮燕子。

不知道谁说得蜜蜂会蛰人,只要见到了蜜蜂,我们便用捏好的泥蛋蛋,一齐对准它去砸。有时真的还砸准了,胆大的从泥水里弄出来,先从屁股尖里使劲地揪出它的刀来,再拔下它的翅,甚至把它身首分离,最后弄死掉了,丢弃在一边。其实,这只蜜蜂死得很无辜,它并没有蛰谁。如果再长大些,肯定会觉得残忍,也许会制止这种行为。但是当时太小,各种教育几乎没有。我们只是在非常古朴的自然环境中自我成长,所以并没有什么明晰的思想和明确的感情活动。这些大大小小的动物,形形色色的昆虫,就是我们的玩伴或者玩具。这样弄掉蜜蜂,就像现在的孩子拆开一个机械玩具一样,非常纯粹,并不晓得它会疼。

蜻蜓很漂亮,也很机智。蓝色的、红色的、绿色的,它们鲜艳的颜色,首先就吸引了我。这是我对颜色最早的分辨和印象。其次,它们纤薄而透明的翅膀,忽上忽下、忽东忽西、轻盈如风飘忽不定的飞行,更吸引我。我想追着它,捉住它,仔细看看它,与它亲近,它总是躲着我,从这边飞到另一边,从低处飞到高处,最后像被风刮了去。

蝴蝶很神秘,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飞来的。它的翅膀很真实,不像蜻蜓的那么朦胧。飞起来也比蜻蜓耐看。它好像有魔力一样让我不由地追逐。它不会像蜻蜓忽然就飘得不知去向。我追它,它就飞,我不追它,它就停。但是我如何也捉不住它。它停下来的时候,好像是在等着我,仿佛说来呀来呀!可没等我站在它面前,它却飞起来,我紧紧地追赶它,它仿佛又说,你追呀你追呀!我紧追不舍跟着它跑出了泥地,它早已飞进了滩地边开着一片小黄花的草地里,停在一朵车前草花上,完全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要伸手捏住它的翅膀,以为可以逮住它了,不料它又飞出了草地,又向水井那里飞去。我发现它在和我玩捉迷藏,让我费了好大劲,追不上,捉不得。

不过,五六岁要逮住一只蝴蝶那是不容易的。幸亏那时候我没有逮住过蝴蝶,要不然,我会不会也像有的玩伴一样,让一只好端端的蝴蝶受尽折磨呢。他们把逮住的蝴蝶用细细的棉线纨了一个套套进蝴蝶的身体,在它细细的腰肢那里勒紧,用手握住线头这端,只让它在一定的距离范围内,带着线扑棱着翅膀挣扎着飞,完全控制了它飞向天空的自由。一直玩到厌倦了,把原来崭新的毛绒绒的翅膀,硬是折损得不成样子了。好像把一件漂亮的新衣弄得又破烂又污损。只不过没有像蜜蜂那样被直接弄掉。最后又解开了绳子放了生。有的蝴蝶被放开了还能带着残破的翅膀急急逃跑,逃到远处去。看到这种情形,也就几秒钟的米粒大的怜惜。事后很快就会忘掉。在我童年的时光当中,它们如同快乐的玩伴一样存在。它们的长相自然引起我的认知,更多的是它们不同的运动状态引起了我的注意。它们与我相遇在同一个地点。我知道它们叫什么,是什么。我想亲近它们,但它们不怎么友好,不与我亲近,总是说近不近,说远很远,甚至无影无踪的关系。

放学后,和小伙伴拔兔草的心情是急切的。夏天天长,一进家门,先找点午饭剩下的冷糕,用铲子铲下一片,抹了酱,拿了葱,和同伴边走边说边吃,口里香香甜甜,心里快乐无忧,像鸟儿似得飞出了村外,飞进了野地。

我们没养兔,伙伴菊花家里养着兔,我因为和她好,所以每次就帮着她拔草。我也挎着一个篮子,拿一个小铲子。常去的一片野地杂草丛生,兔子能吃的草有好几样。最好的草用手一揪断,立刻在断头处溢出白色的“奶水”来,粘到手上粘粘的。有两种草最有趣,一种是匍匐在地的雀蛋草,我不知道它的学名。它的叶子稍圆,小而纤薄,背面到叶边粉红,根茎极其粉嫩,纤细而长,带着稀疏的小圆叶子匍匐于地向四围延伸展开。铲得时候,用一把手全部抓拢起来,抖抖土,放进筐子里。一颗草拽起来足够一大把。

她们说野麻雀就在这种草上卧蛋孵小鸟呢。我于是就明白了这种草为什么叫雀蛋草了。它长得就是跟别的草不一样,别的草都是向上长,雀蛋草是爬在地上。那一爿一爿的,圆圆的,软软的,正好雀儿卧蛋呢。我到处去找雀蛋草,看看能不能很幸运地遇到一只野雀正好卧在一棵大雀蛋草上。或者有好运气能在一棵雀蛋草上碰到一窝小小的鸟蛋。但是找来找去从未找到过。

另一种有趣的草是菟丝子,它也是与众不同。第一,它有着很耀眼的金色丝茎;第二,它的金丝缠缠绕绕地乱糟糟地扭着一团,跟乱麻似的。这种草用不着铲子,只用手从别的草上仔细拉拽出来就行。

很大一片野地,兔草多得很,拔满一篮子很容易。我本身没有拔草的任务,只有拔草的乐趣以及讨好小伙伴的意愿。

不过,对野地里的蝴蝶,更感兴趣。它们小巧、机灵。我以为它们就是草蝴蝶,因为在野草地里常见。野草们开得花儿碎碎的,小小的,蝴蝶也是那么地小,跟拇指甲大小。有湖蓝色的,有金橘色的,它们翅膀上长得花花点点的。飞起来像被风吹着的小花瓣。

静悄悄地炎热的夏季,安静的田野和草地,小蝴蝶们飞在草丛间,多么美妙呢。它们像一小片蓝色或者橘色的小梦,一会儿飞起,一会儿落下。它们怎么自由地飞,我就怎么自由地追。天空很大,田野很阔,我追着它们到处跑。我追逐它们的最主要的理由是,它们是野地里最鲜明又鲜活的美!这种美在于它们的色彩和舞蹈,在于生命的灵动和跳跃。我依然是想亲近它们,没有一点加害的意思。别看这种蝴蝶小,警觉性强。它停在草花上,你以为它不晓得,其实,你蹑手蹑脚没等到跟前,它忽然就飞走了。它引诱你往别处去,你一路追啊追,拨开草丛,望到它在前面停歇了下来,这次更是屏住了呼吸,手指摆出了捏它的动作靠近它,以为就可得手,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哪知,它飞出了你的视线。再有不同方向来去的蝴蝶搅和,你不知谁是谁,该逮谁,它们一样地模样,一样地斑斓。虽然难捉住一只,但是,追着它们在一大片野草地里跑来跑去蛮开心的。它们就像一个个小小少女,绽放着美丽的笑颜,释放着纯洁而活泼的光彩。

我们家夏天的小院格外热闹。砖砌的院路从街门进到家里,把院子分开东西两部分。西边有一口辘轳井。有一个地窨。靠墙建有鸡窝、羊圈、狗窝等。鸡窝顶上还有一大缸母亲自制的黄豆酱晒着毒辣的太阳。东边种植着一畦畦绿色浓郁的蔬菜。暑期,黄瓜、西红柿、青椒、茄子、上架的豆角等挂满了果实。靠近门前满畦的花草鲜艳夺目。院窗台,屋檐下也都摆满了盆盆罐罐的花儿。白色的菜蝶、嗡嗡叫的蜜蜂这些都是常客。我的生活,我的思想感情和我的小院一样平常,一样平静。虽然内心深处,潜藏着病痛和高考失败的痛处。

我的期待也很多,世界很大,很神秘,很陌生,装着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我的眼光看不到,我的心更触摸不到。而且美妙的东西一定很多。我青春的翅膀已经长成,想跃跃一试飞进去痛痛快快遨游一番。

我渴慕友谊,渴慕被理解,被鼓励的力量。我要好的女伴都是我的同学,我们总是三五成群在一起。我们学业未成,工作未定,这些都是渺茫的事情,心情虚落却又不甘心,青春总有无限的可能,希望的出路总会有一条的。

关于爱情,我们是羞涩的,谁都不敢说出口,但言语间会常常流露几分,而内心是非常渴慕的。我们对男生毫无所知,却又感兴趣。青春的爱情是充满诱惑力的。电影里牛郎织女,七仙女和董永等都是爱情的标本,是我们的向往。

我的美好期待总是能摁住我的当前各种痛苦。我的心痛苦沉落成一片海,期待却绽放着一些轻轻地浪花。在不经意间,我的小院里,我的心里,掀起了意想不到的涟漪。先是因为蝴蝶,后是因为少年。

那天,天空很蓝,很清澈。空气里充满了祥和的美。我的心情很平静,心境也干净欢喜。几个女友结伴来我家玩。大家在院子里说说笑笑,品尝母亲凉晒的酱,看菜畦里的菜,观盛开的花。

忽然一朵从未见过的美丽异常的大蝴蝶从隔壁高墙那里飞进我家菜园里。女友们齐声惊呼:蝴蝶!我赶忙说别动,自己以主人的身份,急中生智,脱下浅蓝色印花衫,向正在飞着找落脚的蝴蝶猛地笼罩过去,我相信它被我一下子拢住了。我的心紧张地跳动着,女友们都看着我小心翻弄铺在菜蔬上的衣服。我一点一点翻看,心率有节奏的跳动着,紧张着,期待着,果然,那美蝶儿静静地等着我,乖乖地伏在一片叶上,愿意做我的俘虏。我惊喜至极,轻轻地捏了它合拢的双翅,欢天喜地的跑回家去。女友们也随其后。

一进家,我放开了蝴蝶,它径直飞向玻璃窗户扑棱着翅膀试图想找出处。我爬到炕上,坐在窗台前,凑近它仔细看,这只蝴蝶太美了!丝绒般褐色的翅膀,闪烁着迷人的光泽。一个兰宝色的大圆点和几个大小不等橘黄色的小圆点依次排列在波纹状翅膀的边缘。下边的两个翅膀还长着滴水状可爱的小坠子(以后知道它叫尾突)。它最终只在绿纱窗那里不停飞扑试图找寻出口。忽然,它的希望之光出现了,只见一只与它一模一样的蝴蝶贴近绿纱窗,向里扑飞。放这只只是没有尾坠。它们隔着纱窗之屏,一里一外,朝着自己的伴侣默默呼唤,似乎一个想努力进来,一个想用力出去。它们的翅膀扑棱地很紧,很焦急地样子。我看呆了它们。它们是一对儿有情物,深情款款,不想分离。我不由地生出怜悯之心,尽管我很喜欢这只美蝶,我决定放飞它。我轻轻地尽量少捏一点蝶翅,少损坏它一点绒绒的美衣。女友们和我一起出来,我松手放开了它。它急急地飞高起来,它的伴侣同时也在接应它,很快与它飞在一起。它们上下左右绕着彼此,无比亲密地痴缠着,飞了几圈,忽地一起升高,飞向高远的蓝天。我目送着它们,我的心里轻松了许多,同时,心里隐隐泛起一种异样的美好的兆头。

是的,第二天,一个青春美好的少年突然来访,与蝴蝶一样闯入我的情感世界,掀起了我感情世界的涟漪。他考取了一所不错的大学,自信满满。很俊美,眼神深刻如光电一般地含情。他理解我的性情,明白我的病苦,支持我继续完成学业。他带给我三本《自学》杂志让我看。他写诗给我,肯定赞美我的励志。一个月亮正在东升的傍晚,我们一起走了一段道路。第一次与男生走路,我很羞涩,避开他很远的距离。他含含糊糊地表白了某种感情。他说就要开学了,让我写信。不久,我就接到了他给我的信,他告诉我,他是在一场绵绵小雨中,走在美丽的校园里,完成腹稿,他说他在斟酌该跟我说些什么。他在信里用了一大段话尽情地描摹了那种美景并抒发了自己的心情。他的文笔清新娟秀。第一次有这样的男生关心我,走进我的内心深处,理解我,并支持我,正当我在病苦无助、考学失败之时出现,如一道闪电在我心中黑暗的地方照亮起来。后来从别人那里得知,他很喜欢我,那怕我是一个村里的正式教师也好。原来如此。我亦喜亦忧。开始悄悄地陷入对他的思恋,想着他的容貌,想着他的话语,想着他对我的理解,对我的支持,对我的情谊。拿着他的信偷偷地看了一遍又一遍。我甚至盼着寒假早点到来,能见他的面。另一方面,又触碰到我的痛处上来,因为病的缘故,没有考取学校,没有考取学校,便没有铁饭碗,没有铁饭碗,便没有想要的爱情婚姻。他既是如此的态度,我眼下那能很快奋斗成功,要知道,当时高考是人生成功的独木桥呢,是铁饭碗的唯一保证。而我是放弃了这座独木桥,虽不甘心,但不知走向何处。所以,想要继续下去那是不可能的。临近春节的寒假到了,我们遇见了彼此,他满目深情,问我为什么不给他写信,我无语。只有自己的内心能做默默地解释,那是无望的爱情,也是无望地婚姻。但是,那扇初恋的门在不经意间被轻轻地推开了。蝴蝶的到来是前奏,然后引进一个翩翩少年。初恋斑斓而飘渺。从此,一方面是思恋,一方面是无望。 一边是掘开了甜甜的甘泉,一边是深挖着一眼苦水的井。一边是欲要绽放的玫瑰可闻到的缕缕馨香,一边是初尝到的青青涩涩地苦果。一边是往深里沦陷,一边是依然要向上腾飞。初恋失败了。就像我捉到那只蝴蝶把它放开,只留下纯粹的美好的记忆!从此,更是爱听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曲子,我怀疑蝴蝶是上天用来演化人间纯真恋情的吧?蝴蝶就是爱情,爱情就是蝴蝶。

近年来,公园建得越来越多了,栽种的花草树木种类繁多。原来只在书里见到的稀有花草树木,只在南方温暖环境中生长的花呀树的,只在某些地方能生长开花的,比如山桃花,海棠、牡丹、梅花、樱花、月季、玫瑰、丁香等,在公园里随处可见。从春天伊始,到夏季再到深秋,一波一波地绽放,一浪一浪地涌来。初春三月,乍暖还寒。粉色绿色的山桃花一片一片如云如霞,喜春者,蜂拥而出,花树间忘情流连,欢声笑语点亮了春之声,掀开了春之幕。等绿叶们在残花间冒出新芽,一层花瓣飘零于地的时候,杏花已在蓝天下、暖阳里,朵朵沁香,枝枝挺秀。又有梅花或逢寒雪,有情趣者在幽静处,踏雪寻梅。偶有樱花遇冷雨,爱花人撑了伞不忘赏花拍照。四月,海棠、丁香开始上阵,明月照,花成潮,香浮动。五月初,牡丹国色芳华溢满眼目,清香飘散沁入心脾,也不再是洛阳的专利。六月开始到深秋,玫瑰园热闹芬芳、一株株玫瑰繁花朵朵,粉艳夺目。月季园里,花色艳美,五彩缤纷。花瓣层层叠叠,有序排列,如锦缎,似丝绒,沐着晨光,饱含密密麻麻、滴滴晶莹甘露,最是华丽迷人。各种名花,走进了平常人们的视线。繁花锦绣,陪伴着平常人们的生活。

一片一片的花田,一树一树的繁花,引得蜂来如闹市,蝶来如旧友。花又多又好,自然招来许多美丽的蝴蝶,什么凤尾蝶,枯叶蝶、俠蝶等都可见到。花开热闹的时候,晴好的天气,在一棵花树上,能看见有好几只蝴蝶忙忙碌碌,翩翩飞舞。人站在旁边,赏着正半开的新花,吸吮着阵阵花香,紧盯着蝴蝶飞飞,没有了捕捉的冲动和据为己有的欲望。只有珍惜眼前正在进行时的动态画面。由于蝶的不停飞舞变换,画面也在更新、重组。尽情地看啊,拍照啊,把美好的瞬间定格在手机里。不必惊扰蝴蝶,只要悄悄看着就够了,它们能多停留一会就是很美的事呢。此时此刻,不被世事缠累,完全醉心于美景当中。美,屏蔽了丑;简单,屏蔽了复杂。眼前,如若世外桃源,只有一曲蝶恋花的吟唱。心静情净。

看蝴蝶亦是花,花亦是蝴蝶。蝴蝶是会飞的花,花是静止的蝴蝶。花是蝴蝶的梦,蝴蝶是花的灵魂。彼此相恋相依,花奉献自己最精华的部分与蝶,为蝶提供最甜蜜最营养的饮食。蝶把最深的情传达得更为深远,使花开花谢,繁衍子嗣,结果丰硕甜美。它们都是上帝最美的表达符号,供给我们学习的美的典范。这美中含着深刻地爱、爱的奉献、善和通达的智慧。上帝造物,如此美好奇妙!那美吸引着这美,这美映照着那美,彼此密不可分,和谐共生,美美与共,美美共荣!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一, 岁把的乖孙总是要让带到对面的烧兔馆去看笼子里的兔子。这些待宰的兔们关在笼子里倒也没啥感觉,依然活蹦乱跳的。食客来了,就与屠宰师傅一同来到笼边,手一指,屠宰人一声“好哩!...

顽 石 遗 恨 王静刚 公元1478年,波提切利的异教寓言名作《春》在佛罗伦萨诞生。维纳斯端庄温婉、略显忧伤地站在柑橘树下。百花盛开的庭园中,春神怀抱鲜花款款走来。墨丘利挥动蛇杖驱赶冬...

我总以为,乡关就是一脚踏上长途汽车门,回头过来,独自跟弟弟挥手的那个时候。 宁远开往广州的班车,通常是五点左右检票上车。弟弟当时在二中上学,是我在小县城里唯一的亲人和熟人。二...

朱湘山 /海南 一 公元 1129年 寒冬,海峡对岸。 阳光迷离而珍贵,带着若有若无的热气,穿过茂密的椰林和野菠萝林,跌落在永远潮湿的海滩上。 46岁的抗金名将、两度出任宰相的李纲带着家人从...

河子西的月光排着队从绿豆叶上溜下来。一地的虫鸣此起彼伏,不时有蚂蚱走婚,从我家的这棵草蹦到花枝家的那棵草上。前桥村有个约定俗成的事儿,长在谁家地里的庄稼是谁家的,长在谁家地...

(一)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冬雪,宛如盛开在天空中的白莲,灿烂在每个寒冷的季节,五彩缤纷的世界因你改变了颜色,大地一片银白、一片洁净,如诗如画,仿佛梦境一样...

去年的八一建军节,我们几位老战友相约去看沙湖。因许久没来了,又见沙湖,感到格外亲切。 沙湖生态旅游区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的平罗县境内,这里有沙有水,有沼泽;有鱼有鸟,有...

横琴,珠海的“曼哈顿”。 其金融中心区,楼群摩天,灯光璀璨,是金玉满堂的地方。向北一步之遥,包围横琴岛的水道沿岸,有一条十多公里长的花海长廊。海峡的岸上有花海,已是奇观,更奇...

关中平原,也称八百里秦川,《史记》记载张良劝说刘邦定都关中,描述此地“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世人也许想不到,在广袤的关中平原,却潜藏着一条险峻的大峡谷——泾河大峡谷。 泾河发...

(《乡村手艺人》之五) 湖北 雪雁鸣 每年的阳春三月,天气晴暖,父亲要做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检漏,我老家峁屏不叫检漏,叫检屋,也就是重新把屋瓦翻检一次。 农村的瓦房,由于日晒雨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