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画家不弃,在画家笔下,老鼠不仅被画得惟妙惟肖,而且还情趣多端,寓意纷呈。

最早的画鼠图,似乎是明宣宗·朱瞻基的《荔鼠图》。

荔枝一枝,枝上叶片三枚,荔枝三颗;叶片翠绿,荔枝紫红莹莹,一只灰白色的老鼠,头小腹大,尾巴长长,嘴巴尖尖,鼠眼圆瞪,正在专注地啃食一颗荔枝。

整个画面,以墨色为衬底,深绿、紫红、灰白,三种色彩,对比极其鲜明;鲜明的对比之下,三种事物相互映衬,极大地增强了画面的扩张力,给人一种活泼、生动、机敏、甜美的喜悦感。所以,在这儿,这只啃食荔枝的老鼠,似乎就不再是一种常态下的令人讨厌的老鼠,而是一只“喜”鼠,可爱而讨人喜欢。

毕竟是帝王,衣食无忧,所以,画只老鼠,也是一只无忧无虑的老鼠,也是一只灵动有趣的老鼠。

八大山人,画有一幅《瓜鼠图》。

纯墨色渍染,瓜硕大,鼠极小;硕大之瓜,伟然占据了整个画面,而那只小老鼠,则小巧一撮,踞于瓜之上;鼠,虽小,但却被画家画得极其灵敏,尖嘴大耳,躬背翘尾,鼠目圆睁,仿佛,随时都会纵身逃逸。这只老鼠,或许就是一只“偷瓜鼠”,故尔,才呈现出那种机警的“逃逸”情态。

我们知道,八大山人本是皇家世孙,明亡后,沦为“遗民”,以绘画为生。他的画,多画草木花鸟,以水墨写意为主,通常是“物象虽小,寓意却深”,只因他总有一份“旧朝情结”存焉。所以,如果往深里思考,这只硕“瓜”,也许代表的是果实,而那只小“鼠”,岂不就是窃取“果实”者?八大山人有诗曰:“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是旧山河。横流乱世杈椰树,留得文林细揣摩。”“细揣摩”,或许,正是我们欣赏八大山人画作,要点所在也。

画家张大千,画有一幅《灯鼠图》。

此画,直接取材于“老鼠偷油”的典故:一盏灯,正燃着,灯烟袅袅,逸然而上;一只老鼠,爬在灯口边,躬背立爪,脑袋垂俯油面,耳朵尖耸,圆眼专注,一副疑惑、机警,而急切的样子。把一个“偷”字,表现得淋漓尽致。

此画,寓意,似乎并不怎么深刻,作者主要是想表现一种“情趣”,传达民间文化传说的那种特具的情味。

白石老人,特别喜欢画草木虫鱼、小巧动物。关于鼠,他画有一幅《自称》。

一杆长杆大秤,占据了整个画面,秤杆儿长长,秤砣累重;一只老鼠,紧紧踞在秤钩上;长须长尾,作鼠目寸光状,尤其是其体型,小而肥,直如“脑满肠肥”之辈。

很显然,这是一幅讽刺漫画。世间,多自以为是之人,多不知天高地厚之人,多狂妄自大之人,总是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这人世间,仿佛,离了他,就万事不通了,离了他,就天地不存了。

其实,放到秤上称一下,也不过“一只老鼠”罢了,罢了。

当然,鼠图,尚有多多,鼠年赏“鼠图”,得一份生命趣味,亦是人生一乐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荒瓜鱼 作者:曾长春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土家族人也不例外。 每年夏天,南瓜花盛开,黄灿灿的,土家族人便从南瓜藤上采回南瓜花,制作外形近似小鱼、味道酸香、富有嚼劲的荒瓜鱼。南瓜,...

母亲的小院 作者:严萍 母亲在菜籽沟的小院是多彩的。 老宅门前屋后,花花朵朵们总是很随意的灿烂成自己本该有的样子。入秋后小园里的菜菜果果们更是丰盈的过份,辣椒,红的绿的红绿相间...

候鸟具有迁徙的本性,对于季节有明确到分毫的感知。它们携带鸣叫的响器,绸缎似的羽翼,像箭一样地射向天空,带着人类固有的决绝,寻觅记忆深处的栖息地来繁衍后代寻觅食物。人,如果像...

01 我所在的城市很小,从城南到城北,开车也只要燃尽一支烟的功夫。这个城市又很大,承载了许多尘封的往事,箍紧了年少的秘密,埋藏了颗颗珍珠般的成长记忆。 新冠病毒肺炎发生以来,城市...

老北京到处是四合院,而今成了新奇。 据说,没被拆除的四合院,在北京已经很少了,不仅价格昂贵,也不易见到。我曾住过四合院,在北京东城区赵堂子胡同14号,而且住的时间很长,从1990年到...

误入那片草海才知,除了漫天飞雪,芭茅也是冬天最为飘逸的风景。 年复一年,严寒如期而至,数十载冬去冬又来,多少过往零落?多少物事枯萎?唯有那些茎秆颀长、细叶如缕、花穗蓬松的芭茅...

一 按她家与桂江的距离,我忽然想到她的第一声啼哭首先落在桂江上,在桂江的江面划出大片的喜气。她从母体中挣扎而出,首先接受桂江的洗礼,而后生长、热闹、忧伤、平静,最后和我相遇,...

红尘喧嚣,上太行! 山上有个“世外桃园”,辖归山西的平顺。有山就有胆,高可接天,静可避世,好去处。 向上,向上,车行九十九道弯的环山道上,下有“红旗渠”跳跳蹦蹦缓缓流淌,水声...

有一次,我在中山公园音乐堂听巴托克的提琴四重奏,主小提琴手拉到动情处,一下子把琴弦崩断了。听这么多次音乐会,头一回遇到这么大的事故,心里默默感叹,拉别人的曲子费力,拉巴托克...

兴致勃勃奔木子店老米酒而来,可灌醉我的,是吊桥沟的风光。 老家麻城到底有多少迷人的去处,不得而知。反正每年都有新鲜出炉的景点,打从熊明修的歌中 “脱颖而出”。熊明修是产量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