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节是在“四九”里,俗话说,三九四九冻死人。今年的天气不冷,进了三九也就冷了几天,虽下了大雪,但随后太阳一出大地一片洁净。老人们说,该冷不冷不好。

1月23日武汉开始封城,接着专家、政府呼吁过年期间待在家里尽量不要出门,这是对自己负责,对家庭负责,更是对社会负责。

恰好赶上是春节,该回家的都回来了,能团聚的都团聚了。这个年是亲人厮守时间最长的一年,是同呼吸共命运刻骨铭心的一年,当然也是最“痛心”的一年。上万人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几百人因此撒手人寰。老天给人们送来的这个教训太冷酷,代价也太大了!

街面静悄悄,静得空旷,静得出奇,静得无奈,静得上火,静得叹息。五四广场、奥帆基地的璀璨灯光每晚准时开放,姹紫嫣红,一派艳丽,虽然没有观众,没有喝彩声,但似乎在告诉大地,告诉世界,这个城市依旧充满着顽强的生命力和蓬勃的活力。

是的,宅在家里很“苦闷”,但这一切都是为了需要,为了明天。跟病毒“捉迷藏”,打“隐蔽战”,最终的目的是摆脱病毒,消灭病毒。认识到这一点,相信绝大多数人会把苦闷变快乐。

但是我发现,屋外依旧有人。

下楼倒垃圾,看到小区的保洁员骑着平板车戴着口罩正从不远处缓缓而来。突然想到,我们宅在家里的垃圾必须有人处理掉。小区有七百多户人家,接近三千人每天待在家里产生垃圾,是平时的几倍之多,如果不及时处理,成堆的垃圾不但气味难闻,谁敢保证不酝酿出新的“病毒”?那位保洁员跟我熟悉,一直在小区负责送运垃圾,差不多有七八年了。逢年过节也都是他在忙活,似乎没见他休息过。我曾问过他是哪里人,他说是临沂的,家里有老婆孩子。这个春节看来他又没回去。我朝他招手,他也做了回应,但停在那儿不动了。我有些莫名其妙,却听到他在朝我喊:“快回家吧,外面空气不好。”哦,我明白了他是怕走近跟我有接触,对我“不利”。毕竟天天在跟生活垃圾打交道。他不怕吗?这个简单幼稚的问题无需回答。在回家的电梯上我在想,什么时候都要有“牺牲者”和“奉献者”,没有这样一些人,人们的生活肯定要乱套。“非典”时期有,现在还有。尽管有些人极为普通、平凡,但他们的精神却无比高尚。

家里没有牛奶了,去超市担心人多,想忍一忍但孩子小必须有牛奶喝。想起楼下那家小超市,不知是否还营业?“全副武装”出门,发现超市居然开着。进去发现物品不少,顾客却除了我自己别无他人。售货员是位很年轻的姑娘,戴着口罩的脸上露出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还开着门,不怕吗?”我一边交钱一边随便问。“想关,但老板说人不能不吃不喝。关了总是给人带来不方便。开着即便没生意,也给人希望。”姑娘似乎挺会说,深入一问,原来是位在校大学生,过年没回家,原本打算利用寒假打工挣点零花钱,不料碰上了可恨的新型冠状病毒。“家里人不担心吗?”“怎能不担心?注意保护会没事的。再说,毕竟要有人站在这儿啊!”姑娘倒是一副轻松、洒脱模样,笑着,指指头上的线帽和身上的白色工作服。

后来在微信里得知,一些大商场,超市,集贸市场仍旧照常营业,人们需要的蔬菜、米面、食品供应充足,价格平稳。这无形中消除了人们的担忧和恐惧,给人莫大的宽慰,更加激起了人们同心协力战胜困难的决心和勇气。而这一切都需要有人来“站台”,需要有人离开温暖的小家,走向社会,走向岗位。更不用说那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援助湖北、武汉的一批批医务人员了,他们家里有父母,有爱人,有孩子,但为了战胜疫情,为了大多数人的健康、安全,毅然决然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未知”的征途。这真是一些可爱又可敬的人!

宅在家里感到温暖,也感到坦然和安全。这是因为屋外有无数各行业的人在劳碌,在奔忙,是他们在为千千万万个家庭保驾护航。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河子西的月光排着队从绿豆叶上溜下来。一地的虫鸣此起彼伏,不时有蚂蚱走婚,从我家的这棵草蹦到花枝家的那棵草上。前桥村有个约定俗成的事儿,长在谁家地里的庄稼是谁家的,长在谁家地...

(一)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冬雪,宛如盛开在天空中的白莲,灿烂在每个寒冷的季节,五彩缤纷的世界因你改变了颜色,大地一片银白、一片洁净,如诗如画,仿佛梦境一样...

去年的八一建军节,我们几位老战友相约去看沙湖。因许久没来了,又见沙湖,感到格外亲切。 沙湖生态旅游区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的平罗县境内,这里有沙有水,有沼泽;有鱼有鸟,有...

横琴,珠海的“曼哈顿”。 其金融中心区,楼群摩天,灯光璀璨,是金玉满堂的地方。向北一步之遥,包围横琴岛的水道沿岸,有一条十多公里长的花海长廊。海峡的岸上有花海,已是奇观,更奇...

关中平原,也称八百里秦川,《史记》记载张良劝说刘邦定都关中,描述此地“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世人也许想不到,在广袤的关中平原,却潜藏着一条险峻的大峡谷——泾河大峡谷。 泾河发...

(《乡村手艺人》之五) 湖北 雪雁鸣 每年的阳春三月,天气晴暖,父亲要做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检漏,我老家峁屏不叫检漏,叫检屋,也就是重新把屋瓦翻检一次。 农村的瓦房,由于日晒雨淋...

一 我们住在村子的最西头。大院里住着五六户人家,大都是叔伯爷爷奶奶们。叔叔姑姑有十几个。和我童年上下玩耍的也有五六个。我们除了在土院里玩,也常常走出院子,到村外的野地玩。很多...

雪是冬天柔软的精灵和符号。雪花能够填充整个冬天的心事。牛年的初雪是羞怯的,试探性的。她可能不习惯人间,不习惯人们的大呼小叫、艰难疾苦,不习惯来势汹汹的疫情。她仿佛觉得自己是...

吴文茹 一 没有雪的冬天,让人想不起它的模样。像一片坠落的树叶,在灵魂的谷底,找不到内心的北疆。 冬天像蛰居的鸟,在树和巢之间,它们伸长脖子,慵懒地打着哈欠,假装季节不曾发生转...

1 某日,花枝太太跟我说,她在朱紫坊开了一家店,有空来喝杯茶。 朱紫坊不似三坊七巷那般熙熙攘攘,却也颇有盛名。坊内留存一片明清时期的建筑,动辄数座毗连,高耸的马头墙内,厅榭精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