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天山
凤舞三千丈,龙盘五十旋。
瑶池开宝镜,金阙绕香烟。圣母慈容肃,华裔礼拜虔。我终难免俗,从众去朝天。
一早,大家情绪异常高涨。不等导游催促,便收拾停当等候登程。究毕从古到今的各种传说,已将天山牢牢烙印在每个中国人的心中。瑶池的蟠桃盛宴,更是大多数人从小的梦想。今朝有幸去登天山、赴瑶池,朝拜王母娘娘,无不兴奋得很呢!从地理学的角度看,乌鲁木齐就在天山脚下。昨天想去看亚心标志碑时,我就打听清楚了。虽因时间晚了、平时塔不开灯,便没有如愿。但的士司机曾问我们明天的行程,听到是天山后。就说亚心塔离城也几十公里,还不如直接送你们上天山。也才一百多公里、全高速,明早登山看日出。
果然一路顺畅,不过二小时左右,便到了天山天池游客接待中心前面的大广场。虽然应该是秋高气爽的季节,但仍觉有淡淡的雾霭。虽然天晴,但太阳尚未出来见面。说实话,不是旅游团的行动,我定要怀疑走错方向了。别说一路行来未见大山,到了这儿依然未见山的影子。但面对这幢气派的大楼和它顶上立着的天山天池四个大大的红字,傻子也知道不会走错地方。才想起地理上关于它长、宽的描述。这是座横贯中国新疆的中部,西端伸入哈萨克斯坦,长两千多,宽两百多公里的山脉。可能是起势较缓,这里相距尚远吧!
这游客接待中心的规模之大和装饰的华丽,也真令人叹为观止。大概和它全方位的服务设计,更和新疆有的是空地皮有关。尽管到过国内很多名胜古迹,似乎还想不出哪里能出其右。当走过宽敞明亮的中心大厅,来到验票口时。发现其后又是一个,颇具规模的旅游专线停车场。几十辆大巴整齐的排列着,让游客在入口有序的直接上车。这时才我才明白,原来这里游客的数量竟如此惊人的庞大。且各种不同肤色、不同国家,及国内各地、各种民族都有。这中心也算得上名符其实,可见天山的名声,在世界上同样响亮!
专线车的登山路线,基本上是循乾隆时,疏凿灵山天池水渠碑中记载的路线。自南山口取道进入,起势开初较缓。渐渐“灵山屏列,峰势出没云雾之中”。当年的“溪流曲折,山径纡回,林木交荫,蔚然深秀,穿岩越壑,盘旋于松云蓊郁之间,其不减蚕丛百折”的景象,如今自然难以复见。现代交通的景区公路,虽有弯曲、到也平整畅达。加之管理也颇到位,来去的主要是景区专线车。里面虽也见有小车,但较少,估计是有时段限制。有很长一段路程,都是沿溪逶迤前行。也有些散在的景点和营地,分布在溪河附近。也有几条到其它景点的岔道,如高山滑雪场之类。但这一段路上,曾看见有放牧的羊马、散放的蜂箱,估计根本还未进入核心景区。只是山势也渐高俊,终至山穷水尽。见一呈赭黑色的石岩,劈开一线峡口,上书铁门关三个大字。车贴岩壁缓缓而过,路边溪流湍急、飞珠溅玉吟唱可闻。此门传说甚多,名称各异,石门、铁门、天门,各种称呼缘于各种不同的故事,最浪漫的自然是西王母玉簪一划,开了这道天门!以迎周穆王驾临。因选此说,咏成“进天门”七绝两首:圣母迎宾喜客来,石门一线玉簪裁。人间仙界灵长驻,爱种情花从此开。 二:穿峡百丈望天山,路转峰回云彩间。急湍清流脚下走,轻车已过铁门关。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大家可能在看前面一篇时,会觉得我写得烂尾了,跑题了。开头从许某谋妻案,又东扯西拉写到自己穷困潦倒的人生傻聊。。。 这也是我写文章的习惯,大题一定,就打开了写,任马由缰;写不下...

我竟然仍如此深爱着 你 —— 说过的每一句话,并 相信都是真的 就像爱着自己写下的每一首诗 我写下的诗句那么多 山远水长 那一句,才真正属于你 如今,你又偎依在哪一滴露水里 因一场易碎的...

我的祈祷 3 今天钱财用去了,在往后的日子里不断的积攒,依然可以积少成多,我慈祥的神我的主人,是您让我拥有智慧,换取这用之不尽的财源。 您需要钱财,就把我的拿走吧,我有智慧和力气...

秋分 文/飘泊游子 我爱秋天,那红红的枫叶 我把秋,分成了两半 一半留在老家,一半搁在暂居的租房 沉睡在梦里,苏醒在记忆中 那条霜浸泡的小路,那个山凹凹 一潭清溪,一个果子 ,一汪秋水...

我的祈祷 2 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在我踌躇不定的时候,总有一簇闪亮耀眼的光芒在我脑海中闪现,我倏然醒悟,不再彷徨,不再迷惘。 这瞬间的闪光,是您从我的脑际悠然飞过,醍醐灌顶般地给...

失去了季节的味道 文/夕阳芦花 我在红尘中奔走,突然有一天,我感到自己失去了季节的味道。我知道春天在冬天后萌生,夏天在春天后繁华,而秋天总是响着银铃到来。是的,季节在前行,我却...

午夜梦缘 文/飘泊游子 枯涸的记忆,朦胧的月光,浅浅地倒进我闷葫芦的脑壳里 田坎一潭烂泥,烂泥扶不上墙,我就住着漏雨透风的房子 父亲就这样捏着泥巴,玩了一辈子,他还活得好好的 我从...

新冠活性疫苗 散文诗/左显成 大地起风雷, 人生大地未尘埃。 病疫冠状病毒随寒起, 遍地妖魔白骨堆。 金猴奋起千钧棒, 降服妖魔无从来。 神州大地尽瞬尧, 十四亿人民齐参战。 攻克苦研病毒...

秋天成熟了 文/夕阳芦花 我闻到成熟的秋天的味道。在大豆摇铃的原野上,我闻到成熟的秋天的味道。河水澄清,澄清的河水,可以照见人的灵魂。水中漂浮着白杨树叶,这些白杨树叶曾经在风中...

院子里的喜鹊 院子里每天都会飞来喜鹊,喜鹊的家就挨着我家,喜鹊的家就在墙外的老槐树上,老槐树上有三个喜鹊窝,大概有十几只喜鹊,它们不是全部一下子飞进我家院子,大都是三三两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