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一位同事突发重病,被紧急送往医院。虽经多方抢救,但终归无力回天,不几日,便已溘然与世长辞。噩耗传来,人们叹惋不已——好端端的一个人,年龄尚不到甲子之年,正是年富力...

熙熙攘攘的人们,专注地跋涉在时光的阡陌,当稍稍驻足,便闻到一缕桂花的香气。望远处,园林的红叶,也渐次绽放似火。哦,时光越过秋分,已经到了属于中秋的世界了。 过了秋分,秋就走向...

云居湖不大,从南到北跨过曲折的廊桥,总共也就20来米的距离,一两分钟的时间就过去了;东西距离却很长,一座五六米宽的平板小石桥,将它一分为二,西湖狭长,足有两三百米长,东湖宽广,...

墙上的挂历,把八月撕走,就露出了九月的温柔。淡蓝色的纸张上写着,九月里的节日,中元节,白露,教师节,秋分。 八月的桂花,开在九月的当空,香飘满城。空气便有了丝丝甜意,生活的起...

一 现在的孩子的人生大多从玩具开始的,我那一代人应该是随草长大,是从对草的认知开始。别以为不足道,不值一提,因草而生美感,启迪了美好的心灵。不是荒芜,而生葱翠。 生如夏花,琪花...

2018年11月26日7点半从法国边境小镇出发去瑞士琉森。大巴载着我们新的一天的美好心情和希望在柏油路上奔驰。沿途尽是新奇,尽是绿色背景构成的田园风景画,偶有成群的牛羊出现,顿生惊喜。...

福舅是赵姨奶的儿子,现在快七十了,一米六的个儿,一副干巴巴的身体,眼大无神,胡子拉碴。因为家贫,人也不精神,也没哪家姑娘看上他,也就一直没有结婚。 因为赵姨奶和奶奶是多年的闺...

最初感受这个城市的温度,是在老舍先生的笔下。那时的济南小而温情,山水相依,冬阳暖照,日子宁静且悠闲。 时隔90年后,在一个初秋早晨,我来到这里,空气里还有些夏日的余热,艳阳高照...

七八岁时,我就学会了走象棋。那时节放学后,我就牵着一条黑色牯牛上山。趁牛吃草的时间,伙伴们在地上画个棋盘,捡来三十二个小石子当棋子,邀我一起游戏起来。“车走直路马走斜,象飞...

一直觉得,秋天生来就是为乡下准备的。走在乡下秋天的田野上,一波接一波的意外惊喜就会在面前铺展开来。这不是只有山花可以装饰的风景,而是沉甸甸的收获。站满稻草人的糜谷地里,仍有...

“桑木扁担两头弯,上挑漆棉下挑盐。才从四川打回转,又要启程下湖南。”流传在川盐古道上风情浓郁的盐夫歌谣,像火一样燃烧在盐夫们的血液中。采访一些挑过盐的垂暮老人,他们唱起当年...

一 外婆家在江南。春天,那是个有山有水,桃红柳绿,莺歌燕舞的地方。清风徐徐,芳草如茵,小鸟鸣啭,到处氤氲着花儿的馨香。 小时候我经常缠着外婆到山里转悠,看小鹿喝水,听溪水潺潺,...

一 在参观完拉萨城内的主要景点后,八月十六日的一大早我们离开拉萨,去位于林芝的雅鲁藏布大峡谷。一路上都是在山间穿行,放眼望去山脉连绵。九点刚过,途经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口。下车后...

那时候还没有水泥路,也没有柏油路,从村子里到村子外边,都是板板正正的沙土路。那时候,没有电视机,也没有公园,唯一玩的地方,就是生产队里的打麦场。打麦场里总会有很大很大的麦秸...

九、美丽温顺的美狄亚 又下雨了。雨滴间或迅疾,间或舒缓。 整个一个下午乃至晚上,我都十分轻松,我对于自己拯救鱼仔的行动感到满意,仿佛一种赎罪的压抑得到了些许的纾解。 晚上,我的...

九月初,阴历七月半。本该是秋高气爽,风轻云淡,稻谷逐渐成熟的金秋时节,可是二零二零年就是多灾多难,笼罩全球将近一年的新冠肺炎病毒,没有收敛的意思。夏秋以来,南方多省洪涝灾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