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寄姨妈

姨妈老了。意识到了这一点,我决意去看她。

……我开始有记忆的时候,到外婆家去,外婆把我拉到姨妈的面前,对我说:“孙儿,这就是你的姨娘,你亲娘的妹妹,看见她,就看到了你的亲娘。”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姨妈,她不到四十岁的年纪,脸上却过早地爬上了皱纹,穿一件阴丹布衣服已洗得发白,衣服下装都缀有几块不太规则的补丁。她正给站在面前的表弟剥着花生,听外婆这么一说,就赶紧把我拉到怀里,用脸轻轻地亲着我。她看着我的时候,一双温情的眼睛正盈满泪水。从此,姨妈占据着我向往母亲的稚嫩的心。这以后,我常常要花一个多小时,跋涉在我家通向姨妈家的山间小径中,为的就是外婆那句看到姨妈就看到亲娘的话。从她的身上,我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博大的母爱。

姨妈住在依山傍水的地方,屋后是一座大山,一片松柏青冈混交林,是百鸟歌唱栖息的地方,房前就是巴河流域。

我读中学和表弟同学,我总爱在冬天去姨妈家,晚上有火烤,周身暖和,彻夜温暖。早上起来,可以看河面上升腾的飘飘绕绕的雾,傍着河堤追逐跳跃在水面上的点水雀,特别是薄雾中的小木船,张开双臂拍打着水面,波光闪闪,水珠乱溅。小船这时朦朦胧胧,依稀可见,活像睡美人沐浴,那景致美极了。我们大多星期六傍晚才回去,第二天早晨就往学校赶。只要我们一回去,姨妈就一个通宵不睡觉。她的手脚有残疾,做事非常不灵便,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把一件事做完。她总是先给我们做夜饭,往往颤抖着手从柜子里摸几只鸡蛋出来给我们煎荷包蛋,我却总是不吃,我知道吃下的不是鸡蛋,而是她家几天的盐巴和几夜的灯油。她见我不吃,便给我下话,我一吃下,她便满脸是笑。我们吃完,她收拾完碗筷后,总要坐在我们身边问学习,问生活,问身体,问冷暖。等我们睡后她又忙着给我们炒菜,再忙着给表弟缝补衣服,给我们收拾行李。她一夜忙这忙那,总是忙不完。等我们踏着晨雾上路时,她就把我们送一程,千叮万嘱我们一路小心,下周一定再来……

高中毕业后,我到姨妈那个村小去代了几个月的课,学校就在她家后面的山坪上。每当午学后,我就跑去看望姨妈。我一去,她家周围的学生也就跟着去。姨妈看到我身边拥有那么多可爱的孩子又是唱又是跳,感到非常骄傲,笑意常写在她的脸上。我看她那么开心,便问她为什么?她闪着激动的泪花说:“孩子,我看你有出息了,咋不高兴呢?”后来,我参加工作,当了干部,她更加高兴,但有一次她却非常难过。

大约是 1990 年的冬季,我不幸染上一场重病,因住不起县区医院,只好住在乡医院。那天,我一个人静静地呆在病房中,窗外阵阵北风呼啸着拍打着窗户,光秃秃的杨槐树身不由己地摇曳着,天空特别灰暗,悲凉之意不觉阵阵袭上心头。这时,我突然惊喜地发现,就在医院边上的公路上,一个妇女头上裹着一方白帕,风一吹,呼啦啦地扯出一大片,像雪白的哈达迎风招展,她忙一手去挽头上的帕子,一手把拄着的棍子夹在腋下,正艰难地一瘸一拐地向医院方向走来。我一眼就认出那是我姨妈,泪水夺眶而出!我来不及穿上外衣就往公路上跑,边跑边喊,一跑拢就把她紧紧拥抱住。

姨妈看见我,忙丢下手中的棍子,用一双粗糙冰凉的茧手,在我脸上身上不停地抚摸着,边摸边说:“孩子,我不知道你病了……”我分明感到那双手摸在我脸上像刀片在刮,但心里却涌起阵阵激动的波涛,忙把她迎进屋。她看见病室中就一只煤油炉子,一只药罐子,一个输液架陪着我,顿时泣不成声。临走时,她把揣得皱巴巴的几元钱,硬是塞进我的衣服口袋。我捏着还有些体温的票子,百感交集,万箭穿心……

姨妈也求过我办一件事。2007 年秋天,我去看她。临走,她艰难地迈着步子把我送了很远很远,几次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十分难为情的样子。

我问,姨妈,有什么事吗?只见她一双手不停地搓着几片树叶,好半天才说,想求我为在外打工的表弟找份事做。

当我告诉她不好办时,她立即说不勉强,就当她没有说过。我走了老远,她都微笑着向我不停地挥手,边挥手边叫我切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

我哭了,多好的姨妈 !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衣、食、住、行,是人们生活最基本的需要,而住房被人们称之为窝,一个家连窝都没有就不能称之为家,可见住房在人们生活中占重要地位。 1980年我结婚了,这一年我27岁,那时国家提倡晚婚晚...

亲爱的宝贝儿子: 儿子,记得2017年暑假,你打电话来说:“妈妈,你可以见见我的女朋友吗?”我说:“不见。”因为妈妈的原则是,你没有最后确定这个女孩子是你的结婚对象,妈妈是不见的。...

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总喜欢随身携带一个眼镜布。如果哪次出门后发现口袋里没有了眼镜布,便好像缺少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东西。 这个习惯的由来,自然源于用眼镜布擦拭眼镜。近视眼的人...

二O二O年七月八日,二弟与世長辞,走完他七十三岁的坎坷路程。但在他七十岁后的这三年,他深受车祸重撞,在抢救室尽半个月抢救后,总算保住了生命,但却受尽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一言难...

关于九月的香气,大家会想到些什么呢,当然会想到当令最为贴切的桂花的香气啊。时下初秋,桂花的香气就氤氲开来。每当漫步在小区里、花园里、小河边或是不经意走到任何一处,空气中都弥...

红薯,在我们乡下农村,是一种常见的经济作物。红薯,又名蕃薯,红苕,地瓜。可以说,除了水稻之外,大面积栽种的就是红薯了。那些田间地头,山坡下,道路边,沟旁涧边,一片片,一块块...

我家阳台洒满春光 我家的阳台,一年四季开满了鲜花。在每一个晨昏冬夏,给带给我无穷快意。那一片片的碧绿;一束束的火红、洁白、橙黄;那一阵阵的氤氲香气,曾让我多么惬意啊。 题记  ...

己亥二月,与梅馆诸友游于太行之南。时桃红李白,春光融融。林虑张国声言:“黄华山新见石刻,多不胜数,今颜涛、学友二书家俱在,曷妨一观?”众踊跃,遂往。 至神苑,过牌坊,药王庙在...

如今的我已经是一个足球教练,偶尔会回忆起小时候有关足球的往事。 1996年,十一岁的我在大街的水沟里捡到一个孩子玩耍的红蓝小皮球,在那遥远小山村的晒谷场上开启了我的足球生涯。晒谷...

都说:“学习的努力程度赶不上父母老去的程度,生活才是真正的操练师。”曾经一度认为我的那片天他高大无比,他坚不可摧,他所向披靡,谁成想,有一个叫“年龄”的无名之辈,瞬间就能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