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之殇


下班独自步行回家,沿途气息朗然,风柔清爽,夹竹桃花簇妖娆,迎春花黄蕊乱点,散乱于坡沟土堰的杏树恍惚间苏醒了,缀满了满树的粉色的梦摇曳着春的情思,行之无人的旷野里,迎面不寒杨柳风的惬意让自己的步履轻盈而洒脱,感觉天旷地清。

走近一临桥房舍,舍旁一株柳树轰然倒下,人类的锯齿将勃发春意的柳之梦戗然斩断,满身碎玉般的翠色铺陈了一地,惹人生怜,俯看满目的晶莹,在烟花三月中却以这样悲烈的方式结束生命的绿色,想春光旖旎的春色中,她以曾经婀娜的身姿摇曳一地的清凉,招摇着鸟音呢喃,翠绿着春的生动与色彩,在缭绕的炊烟中,吸引着散学归家的顽童,痴痴地望着柳荫,幻化成无数个纯真的梦想,垂柳依桥侧畔,万缕丝绦,汲河水甘霖,添岁月风情,静绽着生命之绿。

如今,她静静仰躺在地上,依旧带着绿色的喘息,丰盈的身躯依旧苍翠,周身通透的绿依然勃发,在风中肆意的渲染着春的讯息,面对此情此景,生发的不是诗意的抒发,而是悲怆的痛惜,“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在生命终结之时,谁怜曾经的装点?谁识过往的风景?只是熟稔了风动柳摆的袅娜,鸟声啁啾的韵律,在人类狂欢与清闲中荣享着她的风景,却不懂她的凄苦与内心的煎熬。

如今,她凄然的倒在了人类的戕杀中,没有呼号,没有挣扎,只有满身的绿透着楚楚动人的哀怨,似在低泣、似在蹙眉,即便在生死之际,没有奔波如潮涌似的嚎啕,没有狂骤如急雨般的翻腾,只是优雅的听任着人类的处置,无声无息的躺在污秽杂乱的地上,然而她的身躯依然很美,纤纤细腰装束着碧透的裙裾,没有一丝赴死的狼狈,通体保留着没有因污泥而被玷污了的圣洁,依然美的生动而从容,似乎世界残酷于她来说,宠辱不惊,生死犹静,不知她的内心有多么的凄苦,活的有多么的悲怆,然而生之最后的画面却是如此的淡定而优雅,散发于世上的永远是充满自信而恬淡的气息。

岑静着她倒下的那一片天地,恍惚间天地豁然开朗,没有了枝丫横斜的轮廓,也没有了疏影暗香的写意,只是空白的没有想象的突兀,似乎天地间没有了寄托,没有了值得寄怜的意象,空空然,心鹜八极如浮萍般的失去了根基,望着空旷的周遭,寻觅不到诗意的勃发,感受不到春天的润泽,唯有的就是苍然的感喟与无尽的迷茫,曾经的柳色惹醉了无数的相思,曼妙的舞姿浪漫了多少季春天的风景,在岁月的轮回中以最美的榮姿演绎着生命的故事,一春一盛景,一叶一飘零,一株柳树之美伫立成一尊旷世之塑,演绎着烟花三月的纷繁,点染着草长燕飞的乡愁,在墟烟十里的长巷中,缠绕着故乡梦湿的衣襟,岁月如届,生命如往,步履踩湿了多少的相思,却在柳絮的纷飞中定格成永恒的风景。

如今,生命之魂却在今年的春季骤然停顿,如柳絮飘飏,居无定所,无着无落的飘零猛然感受到了世界的末日,临停驻脚的心灵世界何在?唤我归去来兮的家园在哪?啁啾的鸟鸣,飘拂的柳丝,往日游荡于柳梢头的云雾,在聒噪的锯声中缥缈如仙,飘然而逝,唯有隐隐的溪水呜咽,淡淡的云影无声,凭吊相依相存的知己,留恋过往的峥嵘,人情如斯,岁华不居,将深情与悲伤掩藏于心底,将留恋与期待栽发于明春,柳之殇,心之殇,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柳殇尚且从容如斯,况乎被生活羁绊的我们,没有理由拒绝生命勃发的春天,擦净征尘,捡拾起旅程的疲惫与凝重,用自信扬起风帆,优雅的装点我们生命的每一季以及路过的每一程风景。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一 今年的几场台风总是喜欢光顾东北。身在哈市的我们,总以为台风的威力再怎么大,也不能越过黄渤海窜到东北的腹地。可我们真的就遇到了“海神”台风,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台风来呢?...

绵绵秋雨下起来,淅淅沥沥洋洋洒洒,被硬化的路面水往低处流,遭受过往车辆挤压的积水腾起雪花般的水幕猛地落到两边,犹如漫过围堰的河水顺着斜面奔涌,行人唯恐避让不及,或者用撑开的...

伏案多了,腰酸背痛,手机看久了眼干发涩,于是闭目“修炼”。早两年特意买了个电子书,说是不伤眼,还可以“听”喜欢的书籍,但终究用得不习惯,没有电脑、手机、纸媒来的直接,而且它...

“得漂得漂得咿的漂,我绕过山腰雨声敲敲……” 把音乐开到震耳,再将马力轰到极致,享受着来自速度给予的“推背感”。发动机震颤着,浓缩成一针兴奋剂,利用油门,刺破脚掌,注入到血液...

2018年11月27日上午,我们乘兴去游瑞士最著名的皮拉图斯雪山。其实昨天在琉森的卡佩尔廊桥边,一抬头就看见了流传着龙的传说的巍峨险峻的皮拉图斯山。皮拉图斯山被认为是琉森的门户,在琉森...

花生扒完,柿子仍然黄里透着青涩,只有迎风向阳的一面隐隐地露出一抹绯红。稻子割罢,柿子逐渐被秋色陶醉,个个红头杠脸,如喝醉了酒,只蒂把尚留一片淤青。又过十天半月,等地里的豇豆...

“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初见鸿源酒厂的惊喜,并不亚于幼安词中的惊喜。从一粒粮食到杯中臻醇,其间的幽微和漫长成了一条秘径。探索这条秘径,我向往很久。那一日得鸿源酒厂...

喜欢秋天,尤其喜欢塞上晚秋的风韵。 塞上秋来早,每年仲秋,只要条件允许,我都要到塞上观赏秋山霜叶的美和飘逸在蓝天上云朵的趣。那里的秋天,没有“东临碣石,以观沧海”的萧瑟洪波,...

美丽枣乡八月时, 红珠碧玉满柯枝。 独撑花伞欣然去, 摄影雨中人笑痴。 《诗经》有语:八月剥枣,十月获稻。剥者,击或扑也,说明八月枣子成熟了。忽然记起时间已是八月二十日,该在“剥枣...

清晨起,赶一群牛,踩在雪山下。雪白一样的江山,像极了衣袂飘飘的陌上君子。他高洁的品质正映衬着牧民们的牛群,厚重的毡袍供奉着高原上的平安喜乐,转经筒在牛群里烘起的尘土中仿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