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五,是端阳。门插艾,香满堂。吃粽子,蘸白糖。龙舟下水喜洋洋......”一首儿歌,不知不觉把我带入幼时老家的端午节。
  我所住地方,相对偏僻、孤寂。没见过龙舟,别提赛龙舟了。虽然挨近高塘湖,严涧河(阎溪)几乎贴着村庄而过,但一年中大部分时光,湖面绿波荡漾,烟波浩渺,水鸟翻飞,往来穿梭的舢板,都是撒网打鱼人,也有采摘芡实、菱角的;严涧河的源头——大别山支脉流下的泉水,清澈见底,溪流潺湲,平静而祥和,除非雨季丰水期山洪来临,河水面目狰狞、汹涌澎湃。或许是自然条件局限,或许没有传承意识,家乡人不兴龙舟,龙舟赛只是后来在电视上看到。
  每到端午节,家家户户门插艾、包粽子、炸糖糕、喝雄黄酒,小孩挂香荷包,宰杀小公鸡......这是有的。
  艾蒿,村边地头都有,没人种植,属于自生自灭状,根系发达,今年割掉,明年照样长得蓊蓊郁郁。过节前几天,奶奶就吩咐拿把镰刀去割艾,割回一掐,嫌少,又去割来一抱,奶奶说,端午艾,家有老人的要多备一点,陈年艾更好,有散寒止痛、祛湿止痒作用。过节一大早,门头房檐上稀疏地插有十几根,余下的靠在门两边的墙根上让太阳晒,晒干的艾叶,是缝香荷包不可少的原料。看靠在门旁的艾蒿和房檐上插艾,有点像过年时贴的门对子,高头还有横批呢。
  端午节孩童戴(挂)的香荷包,都是自家缝制的,大小不一,颜色各异,香味也有差别,不过形状变化不大。基于“心”形架构,衍生出大如手掌、小如湖里的蛤蜊;颜色多艳丽的暖色调的绸布缎料,以红、黄、紫为底色,粉红、水红、朱红、金黄、淡黄、橙黄、木槿紫、薰衣草紫等,间配少量蓝绿等色衬托。大香包,有的用彩色丝线绣上花草图案、鸟兽、龙凤图腾,也有用多块三角形各色花布,拼凑而成;缝小香包针脚细密匀称,形状温婉可人,白居易诗云:“拂胸轻粉絮,暖手小香囊”。每家的香荷包,都体现出女主人针线活功底,一定程度上具备工艺品的审美价值。那年代,一手好的针线活,是非常招人待见的。客观上,大到家庭穿衣穿鞋,小到缝缝补补,自裁自剪自缝成衣,刻帮纳底上鞋,绣花描朵,无不需要主妇的能工巧手。看看那时小孩戴的虎头帽、穿的猫头鞋,枕头上绣的“鸳鸯戏水”和脚下彩色花纹的鞋垫,便知乡村女人多聪慧灵气。香包填充的香料,街上药房买一部分,雄黄、檀香、丁香、藿香、冰片和樟脑等,自家准备一点,艾叶、臭蒲叶、薄荷叶、橘子皮。不定量,多几位少几位材料,不影响它除秽避邪、驱虫防蚊的效果。传说“五月五日”,属“恶月恶日”不能冲撞,“五月到官至免不迁”,“五月盖屋令人头秃”云云。装好香料的香包,圆鼓鼓的,香喷喷的,上串鲜艳线绳,下吊彩线坠穗,夺目大方,雅致文静,玲珑乖巧,香味扑鼻。
  端午节吃粽子,恐怕全国大部分地方都有这个习俗,因这一天是春秋战国时忧国忧民的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忌日,南朝梁吴均《续齐谐记》载:“屈原五月五日自投汨罗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辄以竹筒贮米,投水祭之。......世人五日作粽,并带无色丝及楝叶,皆汨罗之遗风也。”单纯地说,粽子只是一宗食品,由粽叶糯米包裹肉类、坚果仁、果脯、糖等煮熟便成。而民众怀着对爱国诗人崇敬的情感,这日以龙舟竞渡、吃粽子、喝雄黄酒的风俗来纪念屈原,流传至今已两千多年。家乡的粽子相对简单,没有宽大的箬叶,芦苇在沟头坝稍随处可见,好像也没人特此栽植,这里一丛那里一片的。临近端午,家家泡上糯米,再去薅一些苇叶,凉水浸透。乐意包大一点的,多两片叶子,包好用线绳捆扎,小一点的直接以叶尖穿隙拉紧即可。馅料也不复杂,煮点红小豆、绿豆,都是自家收的,各兑上白、红糖;要么包蜜枣、红枣,或者直接包糖;还有不放馅料,包好白煮,吃时剥去粽叶蘸糖。有人说,这样不如煮锅糯米饭吃呢,不一样的,米饭哪有粽子那浓郁的清香味。
  炸糖糕是端午节必不能少的食品,哪怕日子过得再紧巴。那年月粮食短缺,一把细粮,省吃俭用,留上搁下,也要留到端午那天炸一回糖糕,家家兄弟姐妹都多,不能眼巴巴望着人家吃。那年接季早的话,抢着忙着淘袋小麦晒干,上磨磨,取头节面来做稍好一点,那也赶不上陈麦面好。新麦面颜色灰暗、粘牙还上火。土地承包后,缺粮现象基本得到改善,今年收下的麦子,普遍存放到明年再吃。糖糕形似巴掌大的圆饼,下热油锅炸制而成,菜籽油为上选,出油锅色泽金黄,给人一种金元宝的联想。那年月,端午这天,整个村庄弥漫油香糖香味。制作其实也没多少技术含量,关键点是烫面、和面时适度,包糖成型眼见都会。好的糖糕,含油量少,爽口,外脆里嫩,甜香宜人。现今自家炸糖糕的少了,到早点炸油条、炸糍粑摊点那排队买糖糕的多了。
  乡下俚语说:“斤鸡、碗鱼、马蹄鳖。”顾名思义,一斤重的鸡,一碗盛下的鱼,马蹄大的鳖,这种原料烹调出的菜肴好吃。那时自家喂养的母鸡,开春后自然焐窝孵化鸡蛋,经三七二十一天持续孵化,鸡仔破壳而出,这些鸡仔散养至端午,公鸡差不多长到一斤多重,正好适合过节宰杀。此时的生鸡肉,质地劲道有嚼头,色泽丰润明亮,鲜香美味而为人食指大动。“老鸡缩,生鸡长”,同样一碗鸡肉,烹饪后老鸡一碗不满,生鸡则一碗盛不了。至于鸡、鱼、鳖多大时好吃,没较过真,可能视做不同的菜品来定。
  有人说“五月五,涨大水;癞癞猴(蟾蜍)躲端午。”癞癞猴腮腺两边有种毒素,叫蟾酥。《本草便读》:蟾酥,善开窍辟恶搜邪,惟诸闭症救急方中用之,以开其闭。具有破症结,行水湿,化毒、杀虫、定痛等药用。而端午这天其药性最强,药用价值最好,人为捕捉的多,所以号称“神虫”的它,顺理成章地躲躲。幼时为了好奇,曾在这天午时前,逮只癞癞猴,扣到脚盆下,验证如何躲过正午的,时程一过,急忙掀开盆,看个究竟,果然不见踪影,从此信以为真,往后几年屡试不爽。又一年端午我如法炮制,依然同小伙伴们去玩耍,到时候再来揭晓答案。可没过一会儿,娘呼唤粽子煮好了来家吃,到门口下意识地瞟了一眼脚盆,盆微微在动,靠近一看,癞癞猴已从盆沿缝隙处,拱出半个身子。我蹲在旁边,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不一刻便钻了出来,昂首阔步——爬几步——跳几下——停住——下巴颌黄灰皮吸呼几下,不拿正眼瞧我,径直去了。我弯腰睨着盆沿贴地缝隙转了两圈,自言自语“没道理呀,缝隙不大呀”,转身望着癞猴子笃悠悠爬行远去,心里怅然若失。
  诗曰:“唯有儿时不可忘,持艾簪蒲额头王。”雄黄,有毒,又叫鸡冠石,桔红色,是含有剧毒“砷”的矿物质,可入药,具有镇痛抑菌、解毒杀虫等功效,民间也用来驱邪避秽。儿时见过爷爷喝雄黄酒。年年端午节,爷爷不知从哪找出来一个小布包,包里使用塑料纸层层包裹的一块红石,敲下一小块碾成粉末,抄一小撮放酒壶里摇均,待中午吃饭,大人们各斟满一杯,手指蘸酒为我们,头顶百会、额头印堂、两侧太阳穴、臂弯和胸窝等点上雄黄酒,说能驱邪气避污秽,也不知是什么,就觉得玄妙不可抗,如果真有“邪气、脏秽”,雄黄酒点身上,就像大鼓书所说,“金光罩体,神鬼不侵”?长大才知,只是端午风俗之一。
  大多数民俗节日来自日常生活的需要,与英雄人物发生关系往往是人为构建的结果。端午节并非专为纪念屈原而设立。据专家考古证实,端午节的起源,是中国古代南方古越族举行龙图腾祭的节日,以表示自己为“龙种”身份,这一活动比屈原要早的多。泱泱中华,地大物博,人文荟萃。端午节是我国古老的民俗大节,其由来传说甚多,不同区域人们,在日常生活里赋予其不同的英雄人物。苏州一带为纪念春秋时期的吴国大夫伍子胥,浙江上虞为纪念东汉时的孝女曹娥,山西人认为端午节,是为纪念春秋时期晋国贤臣介子推而设。还有广西苍梧纪念陈临,陆河纪念“走黄巢”,绍兴人纪念近代革命者秋瑾等。现今的主流民意,还是以纪念爱国诗人屈原多一些。由于屈原和秋瑾都是爱国诗人,后人有意将端午节同时立为诗人节,好像没有兴开。
  前些年,韩国人申报“江陵端午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国人愤愤不平,我们好好的端午节被抢走。能怪谁呢,我们申报的意识就是慢半拍。有人说他们申报的是“端午祭”,不是“端午节”,我以为端午节的核心内容就是端午祭祀及一系列活动。好在200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中国端午节”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韩国申报文本:端午节原本是中国的节日,传到韩国已有1500多年......。算算应在明朝时期。其祭祀活动跟我们也不一样,像农乐比赛、拔河、摔跤、荡秋千、射箭、投壶和汉诗创作等。韩国人真有能耐,把祖宗这儿的平时文体活动,集中在“端午祭”去申报,虽然也获批,但看出韩人对本民族传统文化的不自信。由此国人值得反思,像孔子祭、朱子祭、春节、中秋和清明等,当然并不是说每样都要申遗,中华传统文化灿若星河,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规制,每年申报一个项目,还有具有艺术价值,处于濒危状态,有个完真的保护计划等。如此,不知申报到哪年哪月,据说就目前提交的文案,就排到一百年后了。客观地看,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成功,就等于放进博物馆,以免别人觊觎。
  端午节是传统,更是情怀,厚重而坚固。我们已经到了虽是节日却不再以为是过节的时代,我们是否该怀旧和找寻信仰中的那种博爱、仁厚。不要忘记已有的传统节日,不要忘记已传颂了千百年爱国的传承。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每天放学都要经过一家百货商店。商店里有文具柜台,每天,我都要趴在柜台上看上好一会儿。 小的时候,家里很困难,上小学四年级了,我还没有用上钢笔。我就读的那个小学,位于西城区三里...

飘雪了,一片片雪如鹅毛似花瓣,纷纷扬扬,从三万英尺的云端飘来,似在赴一场生命的盛宴。 我站在落雪中,好让这些冰蝴蝶落在我脸上、头发和衣服间。听雪落下的声音:沙沙、沙沙沙,温柔...

去万荣后土祠,是秋天的时候,适逢当地正在举办2020年中国农民丰收节。 我们在热闹的庙会广场每人吃了一碗兰州拉面,然后便顺着北边的一面山坡,踏着铺了红地毯的陡峭石阶走进山门。湛蓝的...

冬天里的一个早晨,阳光洒进小屋,我端着一杯茶依偎在沙发里享受着它的温暖,家是我身与心的港湾。但现在,家里却安静得过分,这份安静和我忐忑不安的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儿子自去年...

我的老家是一个叫作料沟的小村子,在我小时候,农村是没有自来水的,要吃水先得打井。可我们料沟村就不用打井,因为我们村有一眼泛水泉。 在村子的中南部,在坡池底的沙缝中有一处泉眼。...

我有一位朋友,每次和他分手时,他都说我们不说再见!,就说一会儿见!。 《不想说再见》是白雪的歌,冯小刚作的词,歌中唱到,我不想说再见,相见时难别亦难;我不想说再见,泪光中看到...

秋日阳光透过银杏树叶把万道光芒洒在院子,花儿披上了亦幻亦真的金色羽裳,我在暖阳下欣赏着满园斑斓的花儿和自己的影子,无意间抬头,看见一墙之隔的大哥家院子柿子树上挂满了红灯笼柿...

冬天,终于有了它该有的样子——铺天盖地的冷,覆盖着深不见底的心事。而我,只能是一个忍者,在一降再降的温度里,慢慢习惯。 因为冷,所以,你有千百个理由让自己停下来。早晨,贪念被...

憨憨叫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有名字的,比我大二十来岁,而且他在村里的辈分很高,和我爷爷一辈,按理,我要叫他一声“爷”。但在当年,村里人,没人叫他的名字,直接用“憨憨”当...

我出生在浙江中西部的一个普通村庄,那个村子叫上江村。村子不大,有四五十户人家。那时化肥农药奇缺,要想地里多长点粮食,就得靠村民的勤劳,仅稻田除草一项就让我深深地体会到在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