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柴可夫斯基的的钢琴曲《天鹅舞》吗?这是北美尼加拉瓜大瀑布白天鹅宾馆,一位法兰西少女弹奏的美妙钢琴曲,穿透薄如蝉翼白色窗纱,惊醒浅滩芦苇丛中一对白天鹅,腾空而起,俯瞰水汽丰沛而浩瀚大瀑布,遥视太阳升起而形成一座七彩虹桥。凭着生灵的一种本能感觉,这对白天鹅离开栖息地,毫不迟疑地奔向遥远的正在崛起的东方大国。一路飞行,穿越白令海峡,西伯利亚的贝加尔湖,在黑龙江扎龙生态湿地保护区停歇几天,获得能量,再次起飞,过黄河,越长江,盘旋于浙西建德新安江上空,久久不肯离去。
  七月的梅雨又揪住江南不放,死缠烂打四十余天,新安江水库险情陡增,本人有幸从央视一台,目睹二十多年来,首次大坝九闸开启壮观场面,并非四海龙王家族聚会,何来的九龙闹水?少有人亲临北美以观尼加拉瓜大瀑布的排山倒海,吞云吐雾壮景,无人感到遗憾,与尼加拉瓜瀑布相比,新安江的气势没有丝毫的逊色。
  九闸洞开一刹间,千岛湖百余米深水,如火山喷涌而出,似万马奔腾,蛟龙入海,堪比虎啸山林之威风。大江上下,顿失滔滔,是黄河之水天上来,还是滚滚长江东流去?上天苍兮江水茫茫,碧水青山兮,云蒸雾霞共天色。
  朦胧的雾海中,硝烟四起,旌旗遮天蔽日,鼓角争鸣,何来如此越甲精壮之勇士?勾践兵败入吴为奴,良臣文种和范蠡隐藏三千少年于浙西建德,淳安僻壤之地,十年之后,天不负人,三千越甲可吞吴。历史舞台转换,令人目不暇接,楚灭越之后,秦楚争锋狼烟又在这片大地点燃,楚国之少儿军,不畏暴秦虎狼之师,前赴后继,为国捐躯。
  为楚军将士勇气所激励,我忘情地穿越数千年时空,脚踩滚滚战尘,浓烟笼罩的大地,成为一名披甲操戈的勇士,奋勇向前杀敌。一支利箭射中我的右臂,大喊一声,我忍痛拔出箭头,鲜血喷射,倒地伏卧尸体之上,使我从梦幻中惊醒,回到央视直播镜头下的新安江大坝。
  我几乎与许多电视观众大声呐喊:“游建德新安江,到浙西夜明珠去度假。”这是四月下旬的一个夜晚,我首次光临这一条流淌千年诗韵的大江。起源于美丽的大黄山,连续西行百余里,创造出一个徽派新安江画廊新天地后,在建德华丽大转折,一江春水滚滚向东流。聚中游富春江,集下游钱塘江,出杭州湾,投入东海怀抱不复回。浙江省名就来自这条越人灵魂之江。
  夜幕下的新安江,突然间,流光溢彩,两岸的霓虹彩灯大放光明,浮现在雾海中彩虹桥美极了。点亮的悬挂在桥上巨大彩屏万众瞩目。四海游客大声呼喊:“爽!爽!爽极了!”
  一条金色的长龙浮现屏幕里,张口吞云吐雾,翻身腾云驾雾,然后追波逐浪于大江之上下,给游人增添几分神秘又惊喜的色彩。山水诗人孟浩然悄然出现在云端,吟诵着为这座竞折腰的江城奉献他的佳作《宿建德江》:“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明。”是何等魔力造就一个仙境天地,彩屏涌现的画面令人目不暇接。两岸青峰忽高忽低,江边茅屋酒舍隐隐可见,千年的时光在回溯,垆边人似月,皓婉凝霜雪,她的纤指轻拂绿茶,是对酒当垆的卓文君,不,那是建德美人端茶敬游人。
  屏幕时空转换瞬息间,明媚的春日里,采茶姑娘采茶忙,哼着她们喜爱的采茶曲:“溪水清清,溪水长,溪水两岸好呀么好风光……”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临,梦幻1号游船在雾影灯光中起航,我站立于船头迎着一阵阵爽爽的凉风,聆听缓缓的流水声,仿佛在吟唱一首首千年的古诗,江岸浅滩的花草绿树频频回顾游人,细心和合着北朝诗人沈约,大唐诗仙李白,山水诗人孟浩然,刘禹锡,大宋豪放派诗人陆游,辛弃疾及明清才子诗词韵律。听出来了,那不是李白的诗歌吗?“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在明镜中,鸟在度屏里。”微风起,吹皱一江春水,椒兰横笛,杨柳弄影起舞,江渚击鼓齐和唱,流淌着诗韵词语的清波醉翻众游人。
  壮哉!洋安大桥如长虹卧波,五级拱桥,独具匠心,飞渡大江,美哉!大桥下,江渚傍的“一江春水家园”是一颗镶嵌在新安江畔的明珠,青山掩隐,桃李芬芳,绿树绕合下的红砖黛瓦的洋房更显庄重肃穆,宛然是烟雨山雾中的一座仙苑。
  晨雾中的下涯村美极了。一叶渔舟出没雾波里,地势低洼,终年云缠雾绕,春日里渔家女摇移轻舟,穿着花格子衣裳,歌唱着《渔光曲》,云里来雾里去。纯朴少女美如春花,洁白的蛋型脸,柳叶眉,晶亮的双眼,水仙花丛中翟清波,嘻嘻笑兮,低头细语,惊起一行飞鹭。
  春去夏来,夕阳西下时,霞光万道,染红了大半个江天。白天在赤日炙烤下,散去的迷雾又从清凉的江面生聚,腾升弥漫,融青山共晚霞,这是一江春水造就最美的一幅水墨丹青山水画卷。何来如此清凉江水?新安江水库十七度深水与夏日三十七度高温相聚,造就的一个清凉世界。
  屹立于一江春水家园大堤,滚滚江水东流去,我眺望环境蒙尘的富春江,期盼早日重现《富春山居图》描绘的两岸千秋烟云,层峦叠嶂,山水和谐,闲老垂钓的美景。江流春景移,我的眼前浮现一幅八月十八,钱江大潮壮观图,远看江潮慢慢平沙移动如长虹,遥想嫦娥瑶台失手玉杯空。多少神笔妙手诸如江山文学的北方司马等,提笔生花,穷尽词句,令我言语匮乏,还是借助历代诗人的佳作来描绘钱江潮之壮景吧。
  长忆观潮,满廓人争江上望。来疑沧海尽成空。万面鼓声中。弄潮儿自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别来几向梦里看。梦觉尚心寒。
  这条流淌着八十多位诗人佳作之江和汹涌钱江潮似乎蕴藏着浙江文化灵魂,“卧薪尝胆,创新务实”,众人争当弄潮儿,齐向涛头立。前有农夫山泉,鸡毛上天的义乌小商品,穷则思变的橫店影视城,后有惊艳全球的阿里巴巴大数据,数创业风流人物,还看众越儿英豪。大彻大牾之后余,我顿时心潮澎湃逐浪高,激情之后,心情渐渐驱向平静的回归。
  视觉又回到洋安大桥旁的小江渚浅滩,我惊喜地发现一对来自北美的白天鹅盘旋于大江上空,然后,栖息于一江春水家园旁的树林枝头。又一幅激动人心的画面又出现我的眼前。
  一只,二只,三只,四只……先后有六只白骘飞来,停栖于江渚树林梢头与白天鹅相伴。美哉!我心已醉,愿在一江春水家园置业永驻,终日与鹭鸟相伴为友,此情绵绵无绝期。
  白天鹅似乎心有灵犀一点通。突然间,白色的精灵们在我的眼前引颈高歌,翩翩群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前段时间,一位同事突发重病,被紧急送往医院。虽经多方抢救,但终归无力回天,不几日,便已溘然与世长辞。噩耗传来,人们叹惋不已——好端端的一个人,年龄尚不到甲子之年,正是年富力...

熙熙攘攘的人们,专注地跋涉在时光的阡陌,当稍稍驻足,便闻到一缕桂花的香气。望远处,园林的红叶,也渐次绽放似火。哦,时光越过秋分,已经到了属于中秋的世界了。 过了秋分,秋就走向...

云居湖不大,从南到北跨过曲折的廊桥,总共也就20来米的距离,一两分钟的时间就过去了;东西距离却很长,一座五六米宽的平板小石桥,将它一分为二,西湖狭长,足有两三百米长,东湖宽广,...

墙上的挂历,把八月撕走,就露出了九月的温柔。淡蓝色的纸张上写着,九月里的节日,中元节,白露,教师节,秋分。 八月的桂花,开在九月的当空,香飘满城。空气便有了丝丝甜意,生活的起...

一 现在的孩子的人生大多从玩具开始的,我那一代人应该是随草长大,是从对草的认知开始。别以为不足道,不值一提,因草而生美感,启迪了美好的心灵。不是荒芜,而生葱翠。 生如夏花,琪花...

2018年11月26日7点半从法国边境小镇出发去瑞士琉森。大巴载着我们新的一天的美好心情和希望在柏油路上奔驰。沿途尽是新奇,尽是绿色背景构成的田园风景画,偶有成群的牛羊出现,顿生惊喜。...

福舅是赵姨奶的儿子,现在快七十了,一米六的个儿,一副干巴巴的身体,眼大无神,胡子拉碴。因为家贫,人也不精神,也没哪家姑娘看上他,也就一直没有结婚。 因为赵姨奶和奶奶是多年的闺...

最初感受这个城市的温度,是在老舍先生的笔下。那时的济南小而温情,山水相依,冬阳暖照,日子宁静且悠闲。 时隔90年后,在一个初秋早晨,我来到这里,空气里还有些夏日的余热,艳阳高照...

七八岁时,我就学会了走象棋。那时节放学后,我就牵着一条黑色牯牛上山。趁牛吃草的时间,伙伴们在地上画个棋盘,捡来三十二个小石子当棋子,邀我一起游戏起来。“车走直路马走斜,象飞...

一直觉得,秋天生来就是为乡下准备的。走在乡下秋天的田野上,一波接一波的意外惊喜就会在面前铺展开来。这不是只有山花可以装饰的风景,而是沉甸甸的收获。站满稻草人的糜谷地里,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