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三日

(一)风景这边独好
  从宜昌乘船,经一夜航行于次日晨到达巫山。游巫山县宁河小三峡是我们这次游览的第一站。
  大宁河又叫昌江、巫溪。它发源了陕西省平利县的中南山,由北向南接纳悬泉溪流,最后在巫峡西口注入滚滚东去的长江,全长约250公里。
  大宁河素来以峡谷多、窄、奇、幽闻名于世,其中尤以龙门峡、巴雾峡、滴翠峡的风光为最美,人称“宁河画廊”或“小三峡”。
  从宁河入江口不远处登上游船溯流而上,不久船便进入龙门峡口。只见峡里两山夹峙,峭壁欲合,天开一线,形如一门。随着导游小姐的讲解,我们仰视两岸的万丈绝壁,但见峰奇石秀,飞瀑流泉。忽听船工一声喊:“大家请坐好!”倾刻间,便感到船身剧烈地动荡起来,原来龙门峡已过,船已行至银窝滩。
  此处河道曲圻,水流湍急,由河卵石堆积的石滩兀立河心,河面异常狭窄,仿佛随时都有触船的危险。但见船工神态自若,双手紧握竹篙,左撑右点,船忽而跃上波峰,忽而坠入浪谷,随着一阵阵惊呼,大家蜂拥到船头欣赏那船头犁开的万朵莲花。
  在银窝滩內不到300米的险滩上,水位落差竟高达8、9米,传说古代客货经此,十船九翻,千万两白银沉入滩底,故名:银窝滩。
  船过银窝滩,河面豁然开阔,进入巴雾峡,又是一番景象。峡中胜景愈多,有活灵活现的“乌龟下蛋”、“猴子捞月”、有憨态可掬的“熊猫洞”、有神形毕肖的“观音坐莲台”、还有“仙女抛绣球”……。跃跃欲试接绣球的男同胞不乏其人,只可惜,还没来得及接住绣球,船已进入滴翠峡。
  滴翠峡名符其实。峡内两岸青山滴翠,毛竹、杜鹃漫山遍野,虽是初冬,仍然绿意盎然,那杜鹃更非别处可比。可惜不是花季,不然,那满山的杜鹃一定如火如荼。“快看,猴子!”不知是谁一声惊呼,满船人顿时雀跃起来,岸边、岩石上、树丛中,三三两两的猴子有的搔首弄姿,有的在爬树攀枝,一幅天然的群猴嬉戏图。
  已是归途。远处沙滩上一群穿红着绿的村姑在卵石上捶打着衣裳;河湾里一对鸳鸯在水面游戈;飞舟掠过惊起岸边枝条上栖息的两只翠鸟,一切都美得让人心醉。我闭上眼,只觉得全身心都在放开,汲取自然赐予的甘露,一种无法言说的情愫在与自然交融。
  睁开眼,“轻舟已过万重山”。再见了,巫山!再见了,大宁河!
  
  (二)白帝城思古
  从奉节县驱车前往白帝城。从西阁左侧拾级而上,穿过滟预亭和依斗亭,登上白帝山亭,一座高大的古建筑耸立眼前,这就是驰名遐迩的白帝城。
  白帝庙果然气势恢宏。红墙绿瓦,画栋飞檐,亭台楼阁错落有致,颇为壮观。庙内有前殿、明主殿、武侯祠、观星亭、望江楼等。
  进得前殿,大型彩塑“刘备托孤”将蜀汉昭烈皇帝刘备托孤的悲壮情,生动地再现在我们眼前。明朝,一位四川巡抚认为刘备在白帝城托孤之事流传甚广,刘备死时以社稷为重,诸葛亮为报知遇之恩,不惜鞠躬尽瘁,决定将白帝庙改为祭祀刘备和诸葛亮,从此,白帝城成了祭祀刘备和诸葛亮的地方。
  站在白帝城头,俯瞰城下滚滚东去的长江,我在想:白帝城为何有如此大的名气?论雄奇峻秀比不上那些名山大川;论庙的辉煌,比不上那些佛祖圣殿,可千百年来无数骚人迁客荟萃于此,写下了无数瑰丽夺目的诗篇,使这里赢得了诗城之美誉,李白、杜甫、白居易……等大诗人都在此迎风长吟,细细想来,不觉释然。这些大诗人在当时都是些郁郁不得志者,他们会聚于此,也许正是为了抒发他们想建功立业而不得的胸臆吧?
  
  (三)瞿塘天下险
  从奉节上船,不多久,船便进入瞿塘峡口。峡口又名夔门。只见白盐、赤甲两山拔地而起,隔江对峙,万丈绝壁如刀劈斧削般迎面而来。赤甲山上草木不生,红色的岩石在阳光的映照下放出赤色的光芒。它像一个传说中的巨人裸露看胸膛挺立在江水之中,让人感受到一种无法抗拒的力的震撼。隔江而立的白盐山却是另一番景象。岩石洁白,色如白盐,在阳光下泛着银光,像一个银装素裹的白娘子伫立在江边,让人领略到一种奇妙的和谐的美。
  出夔门,江中浪涛汹涌,气势磅礴,浑黄的水在江心急速地打着漩,两岸绵延的群山蓊蓊郁郁,像一卷无比壮丽的画卷。我伫立船头,放眼望去,长江宛如一条狂放不羁的巨龙在奔腾、咆哮、翻滚。两岸耸峙的悬崖绝壁不时想挡住它的去路,可它绕了个圈,又重新奔腾向前。江中一叶叶扁舟被浪头忽而抬起,忽而抛下,我不禁为那些船工捏着汗。然而,他们脸上却毫无惧色。我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祖国、人民、人生这些抽象的名词在我脑中突然清晰起来。
  历史的长河不正如这条大江一样吗,无论怎样千回百转,天论前面有什么挡住它的去路,可永远挡不住历史前进的步伐,最终,它总是奔腾向前。
  人生也是这样,它就像岸边的礁石,要时时忍受江水的冲刷,可千百年来它仍然屹立江边,不曾有丝毫的退缩,看它乱石穿空,可正是这乱石穿空才构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人生应该有如它一样的风景!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前段时间,一位同事突发重病,被紧急送往医院。虽经多方抢救,但终归无力回天,不几日,便已溘然与世长辞。噩耗传来,人们叹惋不已——好端端的一个人,年龄尚不到甲子之年,正是年富力...

熙熙攘攘的人们,专注地跋涉在时光的阡陌,当稍稍驻足,便闻到一缕桂花的香气。望远处,园林的红叶,也渐次绽放似火。哦,时光越过秋分,已经到了属于中秋的世界了。 过了秋分,秋就走向...

云居湖不大,从南到北跨过曲折的廊桥,总共也就20来米的距离,一两分钟的时间就过去了;东西距离却很长,一座五六米宽的平板小石桥,将它一分为二,西湖狭长,足有两三百米长,东湖宽广,...

墙上的挂历,把八月撕走,就露出了九月的温柔。淡蓝色的纸张上写着,九月里的节日,中元节,白露,教师节,秋分。 八月的桂花,开在九月的当空,香飘满城。空气便有了丝丝甜意,生活的起...

一 现在的孩子的人生大多从玩具开始的,我那一代人应该是随草长大,是从对草的认知开始。别以为不足道,不值一提,因草而生美感,启迪了美好的心灵。不是荒芜,而生葱翠。 生如夏花,琪花...

2018年11月26日7点半从法国边境小镇出发去瑞士琉森。大巴载着我们新的一天的美好心情和希望在柏油路上奔驰。沿途尽是新奇,尽是绿色背景构成的田园风景画,偶有成群的牛羊出现,顿生惊喜。...

福舅是赵姨奶的儿子,现在快七十了,一米六的个儿,一副干巴巴的身体,眼大无神,胡子拉碴。因为家贫,人也不精神,也没哪家姑娘看上他,也就一直没有结婚。 因为赵姨奶和奶奶是多年的闺...

最初感受这个城市的温度,是在老舍先生的笔下。那时的济南小而温情,山水相依,冬阳暖照,日子宁静且悠闲。 时隔90年后,在一个初秋早晨,我来到这里,空气里还有些夏日的余热,艳阳高照...

七八岁时,我就学会了走象棋。那时节放学后,我就牵着一条黑色牯牛上山。趁牛吃草的时间,伙伴们在地上画个棋盘,捡来三十二个小石子当棋子,邀我一起游戏起来。“车走直路马走斜,象飞...

一直觉得,秋天生来就是为乡下准备的。走在乡下秋天的田野上,一波接一波的意外惊喜就会在面前铺展开来。这不是只有山花可以装饰的风景,而是沉甸甸的收获。站满稻草人的糜谷地里,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