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腊月的夜里,万籁俱寂,仿佛一切都被冻僵了。
  偶尔,传来树枝被积雪压折的“咯吱”声,这声音咋那么的清脆!吵醒了小鸟,叽叽喳喳叫了一会儿,却懒得动弹,又把头埋在翅膀底下,做梦去了。
  一只傻狗,耳朵特别尖,每一个细微的响动,都逃不过它的耳朵。这“咯吱”一声,在狗的耳朵里,尤其是万籁俱寂的深夜,就犹如晴天霹雳般。它向着空中狂吼一通,如同一个传令兵,发出信号,村里所有的狗狗们,不知发生了啥情况,都跟着狂叫起来。
  俗话说,公鸡打鸣,天微明!可是在今夜,公鸡们迷失了方向,丢掉了时间关念。它们听到比它们起的更晚一些的狗们,都乱成一锅粥,这不是天亮是什么?于是乎,在一声“狗狗狗……”对狗的不满里,全村的公鸡都叫起来,不知道咋回事啊!“狗狗?”“狗,狗,狗!”“可恶的狗狗!”
  圈里的猪最懒,而且很嘴馋。它们除了吃就是睡,别的,一切充耳不闻。仓天掉下来,与老子无关!懒归懒,可是天亮了就该喂食了,你别说,肚子还真饿了。懒猪们也不懒了,起来围着猪食槽子打转悠,嘴里不停地“喝喝”!“喝喝,喝啥?”“喝喝喝汤!”
  栏里栓的驴不干了,因为就这爷的脾气倔,一不顺心就尥蹶子,放响屁!
  它一看都这么热闹了,咋能少了咱吼二愣子?咱也吼他两嗓子,开开胃,醒醒神,等会好多吃点草!
  只看这倔驴(外号吼二愣子),前腿弓,后腿崩,短尾巴乱叠啦,臭屁噗噗。它仰脖张嘴向天歌——啊——啊——唱歌啊……!由此,全村驴鸣不断。
  这下,全村里鸡鸣狗跳,猪“喝喝”,驴乱叫,这个乱啊!
  不知道是谁,不是这大冬天的,被冻坏了头,就是睡毛愣了,他也不管什么情况,听到外边乱哄哄,想也没有想,卟愣一下,从被窝里钻出来,站在炕上就咋呼起来:“快来人啊!进来贼了!快抓贼啊……”
  农村就是这样,平时过的非常平静,一年到头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即使谁家遇到婚丧嫁娶,这就是全村的大事,都凑合,能帮忙就帮忙,不能帮也来凑热闹,反正全村都高兴呗!
  在寒冷,寂静,漆黑的寒冬腊月的夜里,村里突然鸡鸣狗叫,猪拱驴闹。人们都睡意皆无,支愣起耳朵,听听咋回事。可就在此时,有人突然大声呼喊,“进来贼了,快抓贼啊……!”
  这还了得!全村从元末明初建立以来,哪曾听说过进来贼?这小贼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过腻歪了吧?
  “我说!我得出去抓贼!”
  “你走了,俺和娃儿害怕!”
  “怕个球!都出去抓贼,那贼就跑不了了!只有抓住贼,咱们村才能睡得安稳!”
  “好好,俺听当家的,你可注意安全,拿上咱家的扁担,那贼要是拿着刀冲你来,你可望后躲,不能傻冲!”
  “傻娘们儿,我手里有家伙,这么长的扁担,还怕他个球?”
  男人风风火火,抄起扁担,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院落。不多时,街上已是人头攒动,人们都高声吆吆喝喝(其实都是壮胆,村民都很纯朴)!
  有人问:“刚才谁吆喝有贼?”
  “对啊,是谁吆喝的?”
  “我刚才听到好像是‘三毛愣’!”
  “哎!三毛愣来了吗?咋回事?”
  只见一个蓬头垢面,穿着大勉腰棉裤,没有订扣子的棉袄用绳子系在腰里。这三毛愣,从小就毛愣,有次他和他爹去豁地,他爹扶豁子,他牵牲口。走到半截地的时候,那里有一口井,这是早年间打的,已经废弃多年,用一扇原来木制的马车轱辘盖着井口。因为年久失修,木制的车轱辘已经腐朽严重。
  三毛愣头不抬眼不睁,只顾闭着瞎眼顺着地陇往前走。他爹也不精明,也不嘱咐他遇到紧急情况该如何处理。结果三毛愣一脚踏空,另一只脚将要迈出时,他突然就变得毛愣了,那只没有抬起来的脚用力一登,另一只脚迅速提起,并且像三级跳远一样,竟然迈过了那口井!
  在三毛愣一脚踏空,到如同体育明星那样有惊无险,然后随着更牛“牛失前蹄”,“扑通”一声,整个牛都掉进井里。说起来时间长点,其实这些是在一瞬之间,一眨眼的功夫。更牛掉下去,力道是非常大的,牛拉的豁子,也是瞬间往下掉。
  这三毛愣的爹,遇到紧急事一点也不含糊,在看到儿子遇险,并奇迹般逃脱,更牛落入水井,带着豁子一起掉的时候,其实三毛愣的爹最危险,他极有可能被一起拽下去,。可令人信服的是,他站在井边三尺的地方,安然无事。原来,他看到儿子遇险的时候,就已经撒开了把,想去救儿子,可是手虽然撒开了,脚却怎么也抬不动!这也许是人在慌乱的时候,头脑指挥不了行动了吧。正在着急时,发生了后面的事。儿子平安,更牛掉下去,他原地不动,痴痴呆呆地看看水井,又看看儿子。
  更牛最终没有救活,被队上支起大锅,炖牛肉,喝牛肉汤,大大打了把牙祭,解了炖馋!全村老少,都很感激三毛愣爷俩。更牛在生产队时期,是国家物资,比人还金贵。要不是出现意外,更牛那时候是不能宰杀的,病了也不能吃,只有发生这种掉井里的情况才最有理由吃。那时候平时连白面馒头都吃不上,玉米面窝窝头到不了年都断顿,哪里见过肉?所以大伙喝了三锅汤,支书才让吃肉。后来,连骨头都砸碎分了!
  三毛愣走出人群说:“我听见狗叫了,猪拱了,驴闹了,鸡打鸣呢!”
  “都听到了,你看到进贼了吗?在哪里?”
  “这大黑下的,不来贼为啥都乱叫?”
  “那你先看看再说啊,总不能胡咋嚎!”
  旁边的人提醒:“快别说了,别让那贼跑了!”
  “走走,分头去搜!大伙都带家伙了没?”
  “带了,带了!叉把扫帚,泥叉杨掀扁担桌子腿!”
  “好,走!三个一伙,分头行动!”
  大家伙折腾了一夜,此时天已经大亮,连个贼毛都没有看到,大伙都哭笑不得,“这是啥事啊?”“是不是三毛愣光棍打久了,想媳妇想的不睡觉?”
  “哈哈!说不定呢!谁有谁给他说一个呗!”
  “我看行,大伙有空就给他掂量掂量,有合适的就撮合撮合!”
  “大家都散了吧!折腾了一夜,都也困了,再回去睡个回笼觉,啊啊真困!”
  村里又响起一片鸡鸣狗叫,猪拱驴闹的声音!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一 夜幕低垂,霓虹闪烁,数九寒天的大雪,诉说着冬的故事。我独自在楼下浪漫,欣赏着路灯下雪花纷飞的光影,红光红雪,黄光黄雪,在氤氲之息下光怪陆离。还有玉树琼枝,别有一番清奇绝美...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穿上雨衣,迎着凛冽的寒风冒雨前行。想到此刻儿子一个人独自穿过雨夜的大街小巷,满怀期待的走进家门却吃了个闭门羹心中隐隐作痛。由于临时有事,我还在回家的途中...

我父亲他们那辈人 (一) 我父亲,名步胜。在我们降生的那个年代,大凡是农村的,没有人叫父亲是爸爸。我也一样,叫父亲是大。我大一辈子是国家干部。我记事的时候,他一个月工资是46元。...

三九寒天,年末岁尾。 根据单位“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的工作要求,疫情防控期间不需要和“亲戚”见面,只要在线上通过电话或微信联系就可以了。 一天下午下班,我同“民族团结一家亲”结...

我有一位好朋友名叫刘焕章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说他了不起,不仅仅因为他当年是本市的高考状元,清华大学的高材生;也不仅仅他如今在一家大国企是一把手领导,在单位,他的工作做得...

山村的夜色来得早,太阳都还没有翻过西山尖呢,从后山岗吹来的风就拉低了天幕。这时候,风儿没了那份暖融融的感觉,吹在脸上,如同针刺一般,生疼生疼的。 这个冬天有点冷。尤其在山村,...

村前,撒落在白白悬崖下面的那片森林,不大不小。未经事时,森林的春夏秋冬,已在我无知的眼睛里,返复变换了它们很多次的颜色。 傍晚时,我经常端坐门前,对着那片林子发呆,心里不由自...

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不容易的,这个世界上总有各种各样的纷纷扰扰,就算你一再躲避,一再退让,只要你和这个社会有联系,和身边的亲人有联系,这些纷扰就逃避不了,总是会时不...

前几天,住在高岭乡镇的九十一岁的老父亲突然病了,我闻知即从省城南宁连夜赶回去看他。我回去看他之后的第二天,他的病好转了许多,于是我就腾出心情来做一些父母家的设施维修工作。我...

藁城人善酒,这在周边各县是出了名的,用一句歇后语说,那是“趴在窗口吹喇叭——鸣(名)声在外”呀。坐到酒桌上,只要你报上家门,说是藁城人,那些稍有些喝酒经历的人就都会说: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