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平板车,我们这一代曾经在农村生活过的并不陌生,它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随处可见。在牛耕时代,平板车是农民的好帮手,曾立过汗马功劳。
  平板车,又叫木架车,我们乡下人就叫它板车。板车,两个轱辘,一副木架,构造就这么简单,那时,乡下人干活,离不开牛和车。牛,耕地打场,拉车。板车,拉草,拉麦把子稻把子和重物。
  我家拥有一辆板车还是在分田到户以后。在经济十分困难的年代,想制一辆搬车,也不是易事。车轱辘要买,价格不菲,大概好几十块钱。木架子要请木匠师傅到家里打,家里必须先准备好木料。一副木架,通常是材质很硬的洋槐树,硬实耐磨。有了板车后,母亲和姐妹们做田也就轻松多了。
  没有板车,麦把子和稻把子全靠肩挑,很累人,也耗时。一副担子,少说一百多斤,从田里挑到打谷场,距离较远,姐妹们常常累得气喘吁吁。我也挑过麦把子,份量重了就担不起来,一路上都是狭窄不平的草田埂,我挑着担子步履艰难,歪歪扭扭,很难堪。最主要的是压得肩膀生疼,一路换几次肩,到了场地,就坐在地上不想起来了。担麦子时正值初夏,烈日炎炎,一副担子到场上,早已汗水淋淋。即使秋天挑稻把子,也汗流浃背。那滋味真不好受。真佩服姐妹们的毅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
  自有了板车后,姐妹们再也不用肩挑麦把子稻把子了。田间的路,有稍宽些的,也仅够放平板车的两个车轮。姐妹们将割倒的麦把子稻把子抱到车上,然后像堆草一样整齐地码好,直到码得很高。码把子很讲究,左右要对称,前后重量要适宜,不然,拉车就很困难,途中会歪斜,把子倒地需返工,那就麻烦了。后面不能太重,太重了,拉车的就要用大力;也不能太轻,太轻了,拉车的难掌车把。三姐码车是能手,印象中都是她站在板车上码把子。拉车是力气活和技术活。为了省力,让牛在前面拉,人紧跟牛后面掌握两个车把。三姐也是拉车的好手。她善于掌握车把平衡,懂得如何用力。在行进过程中,若发现哪边有偏斜,必须用力压住一边车把,否则就可能会翻车。拉把子搞得就像打仗似的,掌车把的,拉牛的,两边还有扶着把子的,在后面推车的,幸亏姐妹几个在一起干活,相互配合,拉车才比较顺利。
  有了板车,拉把子省力气省时间,方便多了。以前要交公粮,需要将粮食拉到乡里粮站,自有了板车后,就省力方便多了。到乡里的路比较宽,虽然是土路,但是,拉着车跑起来还是很快的。需要从集市上买肥料,有了板车也方便。
  冬闲时,姐妹们为了挣点小钱,就到大山里耧松树毛(松针)到藕塘街卖。一担草好像几角钱,一车草也只能卖上三四元。可这三四元,在当时是大数目了。一个时期,姐妹们天天上山耧草,早上天未亮就起程,下午日落西山才回家,很辛苦。山路不好走,上坡下坡多,拉车很累。一板车草,少说几百斤。上坡时,三姐在前,倾着身子将肩上套着拴在车上的皮带使劲向前拽,两手紧握车把,也得用力前拉。二姐和大妹在后面推。上了坡,几个人都累得够呛,尤其三姐,满脸通红,满头是汗。下坡,稍微轻松些,但掌把的人很重要,要用身体和手抗住车把以控制草车,防止车子快速下滑,那会撞倒扶车把的人的,弄不好会翻车,就很危险了。二姐她们站在板车后面,尽量压住车。我曾经和她们一起上过山,对此很熟悉。这辆板车,为家里出过不少力,挣了不少钱。记得家里的收音机,就是姐妹们上山耧草卖钱买的。母亲心疼她们,让她们用自己挣的钱买些像样的衣服,可她们为了家舍不得乱花钱。姐妹们心疼我,就用钱买来毛线,为我织毛衣手套,为我御寒。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就酸酸地,不好受。
  后来,村里有钱的就买来手扶拖拉机,用它拉把子更省力了。不过,手扶机价格贵,一般买不起。像我家,一直用的就是那辆板车。
  时隔多年,平板车已成了我们这一代人美好的记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庚子二零二零,注定不平静的一年。突如其来的灾难,在第一场雪来临之前席卷而至。全球、人类,措手不及之间交杂着种种惊恐与慌张。经过的、逝去的、遗憾的、感慨的、没来得及认真告别的...

这几天,每每想起丁三姐,她脸上绽放的暖心笑颜,就会立马浮现我的眼前,我的那颗心啊,就会阵阵倍儿爽! 哎!半年了,一直郁积心头的内疚,直到前几天与三姐再次相遇时才消解。直面三姐...

一 夜幕低垂,霓虹闪烁,数九寒天的大雪,诉说着冬的故事。我独自在楼下浪漫,欣赏着路灯下雪花纷飞的光影,红光红雪,黄光黄雪,在氤氲之息下光怪陆离。还有玉树琼枝,别有一番清奇绝美...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穿上雨衣,迎着凛冽的寒风冒雨前行。想到此刻儿子一个人独自穿过雨夜的大街小巷,满怀期待的走进家门却吃了个闭门羹心中隐隐作痛。由于临时有事,我还在回家的途中...

我父亲他们那辈人 (一) 我父亲,名步胜。在我们降生的那个年代,大凡是农村的,没有人叫父亲是爸爸。我也一样,叫父亲是大。我大一辈子是国家干部。我记事的时候,他一个月工资是46元。...

三九寒天,年末岁尾。 根据单位“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的工作要求,疫情防控期间不需要和“亲戚”见面,只要在线上通过电话或微信联系就可以了。 一天下午下班,我同“民族团结一家亲”结...

我有一位好朋友名叫刘焕章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说他了不起,不仅仅因为他当年是本市的高考状元,清华大学的高材生;也不仅仅他如今在一家大国企是一把手领导,在单位,他的工作做得...

山村的夜色来得早,太阳都还没有翻过西山尖呢,从后山岗吹来的风就拉低了天幕。这时候,风儿没了那份暖融融的感觉,吹在脸上,如同针刺一般,生疼生疼的。 这个冬天有点冷。尤其在山村,...

村前,撒落在白白悬崖下面的那片森林,不大不小。未经事时,森林的春夏秋冬,已在我无知的眼睛里,返复变换了它们很多次的颜色。 傍晚时,我经常端坐门前,对着那片林子发呆,心里不由自...

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不容易的,这个世界上总有各种各样的纷纷扰扰,就算你一再躲避,一再退让,只要你和这个社会有联系,和身边的亲人有联系,这些纷扰就逃避不了,总是会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