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有记忆的时间计算寒来暑往,再没有比2020年这个鼠年的冬天更凛冽更难熬的了!
  去年的冬天,春节前,我就和女儿在计算着,一定要去一趟云南。感受一下凛冬季节南方的鸟语花香。提前就定了大年三十儿晚上出发的去昆明的机票。可是随着二零一九年12月底湖北武汉疫情的逐渐严重,最终还是不得已取消了行程,云南之梦随之破灭。
  一年过去了,我的冬日南国梦想又一次被凛冽的冬风唤醒,于是在2020年的最后一周,我终于登上了去往昆明的飞机,开启了云南西双版纳之旅。那真的可以算得上是一场梦幻之旅:滇池边飞翔的海鸥,成群结队的飞来飞去,在远山的呼唤里,在滇池的涟漪里,在游客的凭栏远眺中勾勒出了人间天堂的画面;站在抚仙湖边静享百里湖面的宽广与澄净;徘徊在墨江北回归线标志园感叹宇宙寰宇里日月星辰的变幻;还有急行在野象谷里苦寻野象而终得见自由自在出没不定的悠闲大象的欣喜若狂;更有在热带森林公园里遍赏无数的奇珍异草流连忘返……让这个冬天常驻北方只知天寒地冻的我感受到了亚热带气候的冬季也是鸟语花香,葱葱翠翠,江水潺潺。我一直魂牵梦绕的云南之南最美的西双版纳之行,织就了我多年的冬日南国梦!我由衷之言是,我爱美丽的西双版纳,有生之年,我会再来!
  可是意想不到的是,从云南回来的第一周里,刚刚开启的2021年新年刚过,一月三号,就发生了在河北省二院检查出了第一例新冠病毒阳性患者。三天的时间确诊病例上升到了两位数。一月六号,石家庄市紧急启动了所有小区封闭管理的通知。1月9号,封城升级,出租车、地铁、公交车停运,航空大巴不允许开到市内。实现了全方位的真正意义的封城。1月10号,新增的确诊患者加无症状感染者已经到了三位数。石家庄市在整个区域内,公安部门严格排查不按规定出行的车辆。凡不是属于特殊类型的车辆一律不允许在道路上运行。否则扣车,人员自费进行隔离。1月11号上午,藁城区作为本轮疫情的核心重灾区,对增村镇两万多村民紧急转移到了平山进行异地隔离。高风险区域虽然依然只在藁城全区域,但是中风险区域在逐步的增加,石家庄主城区内五区基本上都发现了确诊病例。跟这几天的严寒天气一样,整个石家庄人笼罩在寒冬的凛冽之中。不管是在朋友群里,还是在微信群里,外地的同学、朋友、亲戚都在关注着石家庄这个国际庄的疫情发展情况。很久不联系的外地的同学开始打电话问候,小区里从来没谋面的邻居开始在排队进行核酸检测中熟络了起来。我单位的下属单位友爱医院,四个九零后的医护人员在1月10号深夜12点。被电话通知紧急调往方舱医院,他们顾不上通知父母,无法征求另一半的意见,有的在匆匆看了一眼尚在熟睡的孩子一眼后,毅然决然赶赴方舱医院。到小区里来做核酸检测的人员,由于场地受限,加上安全因素的考虑,大多是在室外进行的。他们穿着全身整套的医护隔离服,由于天气特别寒冷,呼出的气体打在面部的防护罩上形成了一层薄薄的轻雾。我想他们透过这层雾化的屏幕,是看不清楚外面的世界的吧。有一个做检测的姑娘,可能是在寒冷的天气里站的太久了,冻得他腿脚都木了吧,偶尔的跺跺脚。听在省三院工作的人说,那些被抽调去做核酸检测的医护人员从早晨到凌晨四五点,忍着寒冷,疲惫,连轴转,想着跟自己的女儿一样大的这些小姑娘在寒风中一站就是12小时甚至24小时、48小时,就感觉特别的心疼。看到报道里说1月7日新华区的一位社区防疫人员在核酸检测现场晕倒,抢救无效死亡的案例,感觉眼睛湿润,心里难受,感动哭了。没有哪些时候,凸显出社区工作的重要,事关家家户户,社区的每个人,作为最基层的单位,在疫情防控中,她们起着螺丝钉的作用。靠着他们把社区穿成链条,也是靠着他们把信息第一时间传到每一户每一个人。这仅仅是发生在医院病床外的核酸检测现场的非医护人员,那么想想在隔离室里,在医院的重症病护房里的那些医生和护士,该是多么的劳累和辛苦啊!
  这才回想第一次做核酸检测的时候是1月6号。一月五号那天北风足有四五级,零下十五度,创下了进入21世纪以来的最低气温。北风呼啸着,像狼嚎一样的怒吼了一整个晚上,六号的早晨到了滴水成冰的寒冷程度。有居民家的水管被冻裂,流到小区里结了厚厚的冰层,有院子里的车轮都被冻住了。不知道谁家的水桶被风刮着满院子的跑,院子里的流浪猫早不知道被冻得去了哪里。这个北风那个吹啊吹,吹到脸上像细致的刀子划过皮肤,耳朵冻到没有知觉。人们穿着两个羽绒服,戴着帽子,围巾手套,在冷风中排成一排,间隔一米,有的人多的社区需要等待两三个小时。有条件的高层小区后来移到了停车场排队做,才减轻了被北风吹透的寒冷。我们即便是等待两三个小时,就已经是后背凉透,耳朵发木的状态了,想想那些在冷风里无法穿两层羽绒服彻夜做检测的医护人员就感觉彻骨的心痛!
  一月11号石家庄开启了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这次就有了经验。普遍效率提高了,分楼栋通知,分单元下来,等待的时间也就是十几分钟,效率提高了很多。小区建的群里有许多年轻人,自发的报名成为了志愿者。这些志愿者自愿的在冷风中维护秩序,挨门挨户的发放登记信息的小纸条;拿起扩音喇叭,在小区里喊几单元的下来做核酸了。并进行数据比对,对还没有检测的上门催促。也是有了这些无数的志愿者的存在,使得二轮检测秩序井然效率提高了。
  在这次石家庄的疫情里,不管是公安警察全时段设卡检查劝返那些非必要出行的车辆,还是医护人员不分昼夜的进行核酸检测救治患者。还有那些社区工作人员以及志愿者们;更有外省市提供的设备支持及医护人员的支持,都为尽快的战胜疫情提供了可贵的保障我作为石家庄人,在这个特殊时期,对这些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援助及各行各业的各类人的支持帮助与付出表示深深的敬意与感谢!
  1月11号,全球的新冠病患确诊案例超过了九千万;河北省的确诊案例连续几天在两位数,人类的生命健康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在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下,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为了国家,为了他人,为了自己,听从安排,做好防护,是每个公民都应该做到的。外面阳光正好,但是北风依然在呼啸。注定了今年这个冬的不平凡。这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凛冬,但我们肯定会战胜它,作为疫情核心区的河北,作为核心之核心的石家庄,我想说,我深爱着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不管南方的冬多么风和日丽,鸟语花香,唯有养育我的这片热土最让我牵挂,河北简称“冀”,就让我们一起,冀明年的春暖花开,冀人民康宁!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庚子二零二零,注定不平静的一年。突如其来的灾难,在第一场雪来临之前席卷而至。全球、人类,措手不及之间交杂着种种惊恐与慌张。经过的、逝去的、遗憾的、感慨的、没来得及认真告别的...

这几天,每每想起丁三姐,她脸上绽放的暖心笑颜,就会立马浮现我的眼前,我的那颗心啊,就会阵阵倍儿爽! 哎!半年了,一直郁积心头的内疚,直到前几天与三姐再次相遇时才消解。直面三姐...

一 夜幕低垂,霓虹闪烁,数九寒天的大雪,诉说着冬的故事。我独自在楼下浪漫,欣赏着路灯下雪花纷飞的光影,红光红雪,黄光黄雪,在氤氲之息下光怪陆离。还有玉树琼枝,别有一番清奇绝美...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穿上雨衣,迎着凛冽的寒风冒雨前行。想到此刻儿子一个人独自穿过雨夜的大街小巷,满怀期待的走进家门却吃了个闭门羹心中隐隐作痛。由于临时有事,我还在回家的途中...

我父亲他们那辈人 (一) 我父亲,名步胜。在我们降生的那个年代,大凡是农村的,没有人叫父亲是爸爸。我也一样,叫父亲是大。我大一辈子是国家干部。我记事的时候,他一个月工资是46元。...

三九寒天,年末岁尾。 根据单位“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的工作要求,疫情防控期间不需要和“亲戚”见面,只要在线上通过电话或微信联系就可以了。 一天下午下班,我同“民族团结一家亲”结...

我有一位好朋友名叫刘焕章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说他了不起,不仅仅因为他当年是本市的高考状元,清华大学的高材生;也不仅仅他如今在一家大国企是一把手领导,在单位,他的工作做得...

山村的夜色来得早,太阳都还没有翻过西山尖呢,从后山岗吹来的风就拉低了天幕。这时候,风儿没了那份暖融融的感觉,吹在脸上,如同针刺一般,生疼生疼的。 这个冬天有点冷。尤其在山村,...

村前,撒落在白白悬崖下面的那片森林,不大不小。未经事时,森林的春夏秋冬,已在我无知的眼睛里,返复变换了它们很多次的颜色。 傍晚时,我经常端坐门前,对着那片林子发呆,心里不由自...

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不容易的,这个世界上总有各种各样的纷纷扰扰,就算你一再躲避,一再退让,只要你和这个社会有联系,和身边的亲人有联系,这些纷扰就逃避不了,总是会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