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像窗前的月影,一闪而过,浅笑嫣然间,小寒即来,小寒,大寒,冻死老蛮,这是我们家乡谚子,不言而喻,这段时间将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来贵阳几年了,这里的天气不同于我们老家,贵阳的天气干冷干冷的,都几乎很少看到雪,即便有,也是轻描淡写间转瞬即逝,小寒一过,天就冷得跟断了气的生灵一样,冰凉入骨,如果不是必需,整天就想守着个铁炉子,几乎都不愿挪动身体,唯恐冻坏了从头到脚那几尺身体发肤,谁说“美丽冻人”,贵阳冬季这干冷刺骨的天气只会让人臃肿无神,苍白发紫,一点都不美丽,所以,冬天蜗居在闻名遐迩的爽爽贵阳,温暖成了人们的共性追求,筑巢向暖,恋恋不忘的还是六月的朗朗晴天。
  而在我的老家,小寒接近大寒天,虽然也很冷,甚至说更冷,但它不荒凉,不空洞,它是有雪的,有雪的冬天如海棠经雨,如风中银杏,如寒梅花开,只因有了风霜雨雪的合璧而充实,所以它是美丽的,它的美因洁白而丰盈,因冰凌而透明,所以,记忆中的故土一直是以飘雪和晶莹的形式定格在我的脑海中。冬天一到,自然而然的就会想起那生养别离之地,想那里的山,想那里的水,想那里的人和事,更想那铺着积雪,挂满冰条的岩石洞口,每年冬季,冰雪中的故乡都会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那些冻龄在心中的冰雪故事也会与岩洞的景观一同牵扯进来,纷腾着时光不老,岁月静好。
  家乡之所以得名(大矸),也是因为这一被大家叫作大岩矸的石洞而起,该洞位于小镇南边,离镇街三四百来米,距我家就只有两百来米远了,地处东方,岩矸卧居在公路左侧的一片玉米地之下,早年前边是两块水田,岩洞非常的宽敞,整个洞呈锐角三角体,洞口很高,可能有十来米,越往里走就越低,整个岩洞我估计,大约五六百平米吧,反正也没仔细算过,不过对于小时候的我们来说,这样一个既可以遮风挡雨又能避开父母的宽敞娱乐场地,到底还是给了我们许多的自由和快乐,在物资和经济都匮乏的清贫岁月,说它是我们童年乃至少年的精神圣地,世外桃源也一点不为过。
  早年,岩矸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洞外杂草丛生,我们常常会把牛牵到那去放,牛儿在外边吃着青草,我们就在洞里跳绳玩纸板,亦或是将岩藤扯下来荡秋千,由于不牢固,时常会荡着荡着就被摔下来了,摸摸疼痛的臀部,嘻嘻一笑,反身,又重新扯一根藤再来,一点没觉得尴尬,因岩洞位居公路旁,所以常常还会有外地的流浪汉来此暂住,由此,我们便又有了现成的游戏来愉悦,要么将他们的稻草扯得到处都是,要么就是把他们的饭碗,盆子敲得哐哐响,亦或拿个小棍子抻一下他的衣服,反正是绞尽脑汁,把所有能嘻戏的花招,都一一使了出来,惹得流浪汉撵着我们四处追赶,不亦乐乎。在我们的童年和少年时代,这个雨淋不到太阳晒不着的好地方,干活就是玩着,渴了,洞里还有清凉的岩石水可以喝,冷了,就在外拣些柴火烧了烤,洞里火光冲天,笑声不断,日子别样的精彩,牛也放了,玩也玩了,还没有父母的唠叨,简直就是伊甸乐园。在我的故乡,它的存在,几乎攒尽了我们童年三分之一乃至是更多的美好回忆。
  除了放牛我们会去那里,常常我们还会去岩矸边打猪草,说是去打猪草,更多的还是喜欢去那里玩,因为洞口外的青草早已经被我们的牛儿吃了一遍又一遍,长都长不急,但为了能去洞里玩,我们就会在洞前的田里割些水草,或是在洞周围的地里割满,反正都是以洞为轴心,附近为半径,将背篓装满后,再去洞里喝口水,在那里坐坐,玩玩,避避烈日亦或是躲躲雨,觉得都差不多了,才会满意而归。
  家乡地处西南小镇,峡谷幽深,冬季非常的寒冷,每年冬天,积雪也都特别的丰厚,满山遍野一片白茫茫,沿雪寻冰,我们最看好的还是岩矸上面的冰条,因为洞高有岩积水,容易结冰,所以冰条像是一排排的冰帘一样,晶莹剔透,又大又长,高高地悬挂在洞口,非常的美丽壮观,如水帘洞一般,彼时,我们总是会选择一些牢固的大冰条来荡秋千,常常,紧握着冰条的手冻得都不听使唤了,还不愿意放手,冰条易碎,稍不留神,就又断了,身体重重的甩在了雪地里,冻僵的肉身比平时更加的疼痛,但就算如此,依然不减大家的兴致,爬起来就将碎了的冰块塞进嘴里,如吃冰棍一般,冻得牙齿生疼,努一下舌头,反手将剩下的冰塞进同伴衣领处,惹得大家又是一阵嘻哈怒骂,欢快的笑声在洞里回旋,合音响彻高山,刹时,峡谷间回荡起一阵阵笑的涟漪,贫瘠的土地上便充斥着幸福和快乐。
  时代在进步,经济在发展,这样的岁月却留宿了很多年,我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快乐的生活着,一天天长大,后来,不知道何时,洞里就多了一座坟,听说是和我们一起玩的小琴家的祖坟,但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不垒起来,现在却要如此醒目的座落在洞口,并且面对着公路。不过,对于我们来说也无所谓,坟就坟吧,也占不了多大地方,只是有了这座坟后,人少的时候就不敢来这儿了,无形中就多了些恐惧和诡异,连夜晚从洞前的公路上走也有点害怕,记得一次镇上放电影,一个要经过洞前回家的外村小朋友,看电影回家太晚了,说怕鬼,不敢回去,还因此在我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回去的,想象都是骇人的。
  改革开放后,经济有条不紊的发展起来,人民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我们也一步步从大山里走出来,岩矸也成了一些有经济头脑的商业人士的利用空间,逐步突出了它的有效价值,洞的一边用水泥砖沿岩修了油库,大的空地用来做了建材工地,岩矸终于发挥了它的最大效益,成了商业基地,而我们童年的回忆却只能永远的留在了记忆中,故乡的土地上,岩矸里的冰雪世界再也没有了孩子们的笑声,我也只能在有雪的冬天,等待陌上花开,让心回归。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庚子二零二零,注定不平静的一年。突如其来的灾难,在第一场雪来临之前席卷而至。全球、人类,措手不及之间交杂着种种惊恐与慌张。经过的、逝去的、遗憾的、感慨的、没来得及认真告别的...

这几天,每每想起丁三姐,她脸上绽放的暖心笑颜,就会立马浮现我的眼前,我的那颗心啊,就会阵阵倍儿爽! 哎!半年了,一直郁积心头的内疚,直到前几天与三姐再次相遇时才消解。直面三姐...

一 夜幕低垂,霓虹闪烁,数九寒天的大雪,诉说着冬的故事。我独自在楼下浪漫,欣赏着路灯下雪花纷飞的光影,红光红雪,黄光黄雪,在氤氲之息下光怪陆离。还有玉树琼枝,别有一番清奇绝美...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穿上雨衣,迎着凛冽的寒风冒雨前行。想到此刻儿子一个人独自穿过雨夜的大街小巷,满怀期待的走进家门却吃了个闭门羹心中隐隐作痛。由于临时有事,我还在回家的途中...

我父亲他们那辈人 (一) 我父亲,名步胜。在我们降生的那个年代,大凡是农村的,没有人叫父亲是爸爸。我也一样,叫父亲是大。我大一辈子是国家干部。我记事的时候,他一个月工资是46元。...

三九寒天,年末岁尾。 根据单位“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的工作要求,疫情防控期间不需要和“亲戚”见面,只要在线上通过电话或微信联系就可以了。 一天下午下班,我同“民族团结一家亲”结...

我有一位好朋友名叫刘焕章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说他了不起,不仅仅因为他当年是本市的高考状元,清华大学的高材生;也不仅仅他如今在一家大国企是一把手领导,在单位,他的工作做得...

山村的夜色来得早,太阳都还没有翻过西山尖呢,从后山岗吹来的风就拉低了天幕。这时候,风儿没了那份暖融融的感觉,吹在脸上,如同针刺一般,生疼生疼的。 这个冬天有点冷。尤其在山村,...

村前,撒落在白白悬崖下面的那片森林,不大不小。未经事时,森林的春夏秋冬,已在我无知的眼睛里,返复变换了它们很多次的颜色。 傍晚时,我经常端坐门前,对着那片林子发呆,心里不由自...

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不容易的,这个世界上总有各种各样的纷纷扰扰,就算你一再躲避,一再退让,只要你和这个社会有联系,和身边的亲人有联系,这些纷扰就逃避不了,总是会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