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3日,原本以为这只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当中再平淡不过的一个普通日子。刷朋友圈的时候,才恍然记起每年的12月3日是世界残障日,但这也不足以对我有太大的触动。可是在12月3号下午1点半左右,一张黑白讣告却如同惊天霹雳把我坠入痛苦的万丈深渊,那一刻我呆若木鸡,浑身颤抖。因为惊悉我那亦师亦友的真心师父于2019年12月3日与世长辞驾鹤西去了。我想从此以后,每年的12月3日都会让我心情凝重,倍感失落。
  在12月2号晚上我还满心欢喜和朋友们商议,让她们下次去河北邢台捎带上我,我们一起去探望真心师父,问他老人家好。不曾料想一夜之间,已是阴阳两隔,永无再见之日了。
  我泪如泉涌,哭得不能自已。我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那么优柔寡断,不早做决定,在11月中旬就过去探望一下师父。因为在十一月中旬做了靶向和化疗之后,真心师父从电话彼端传过来的声音是那么的虚弱,那么的疲惫,和以前掷地有声侃侃而谈的他判若两人。当时我怎么就那么愚钝?没有察觉到他已经病入膏肓,到了弥留状态呢?怎么就没考虑到他一直就是一个报喜不报忧的人,怕给别人徒增烦恼,所有事情都自己扛下来,所有的苦和痛都是一个人独自承担呢?当时我还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这是由于药物的副作用造成的,他现在需要静养,尽可能地不要去打扰他。他一定可以熬过这一关,会活得好好的……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这几天,疼痛感如藤蔓密密麻麻地在胸口缠绕,像无法摆脱的梦魇粘着每一寸肌肤,被它一丁点儿一丁点儿吞噬,撕心裂肺,痛彻心扉。
  在很多年以前,真心师父多次提议让我把作品贴在博客上,我不以为然,把他的话当作耳旁风。没想到事隔多年,当我费尽千辛万苦尝试着用微博记录我的生活点滴瞬间的时候,第一件事居然是为了沉痛哀悼我的真心师父。
  还记得第一次走进“生命之歌”公益网,是因为在江山文学网读到一个名叫吕启慧的高位截瘫女孩子写的一篇文章,引起强烈的共鸣,于是在编辑老师的引荐之下互加了QQ。后来她又引荐我进入“生命之歌”公益论坛认识了真心师父。恰逢那时“生命之歌”举行2013年面向全国的征文比赛。真心师父一次又一次地催促我写征文比赛文章。我一笑置之,不以为然,可他总是三番五次不厌其烦地开导我督促我提笔写一写。说我在论坛上的点评一针见血,很有见地,应该是写文章的好手。在他一次又一次软硬兼施和糖衣炮弹的轰炸之下,我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又一次拿起了荒废十多年的秃笔开始书写我的百味人生。没想到这一写就一发不可收拾停不下来,开始了我与文字为伍的漫长生涯。后来群里的文友开玩笑说真心师父是伯乐,我就是那一匹被逼出来的“千里马”,我应该算是他的关门弟子、得意门生,他笑而不语。神情中貌似有几分欣慰。
  所以说,如果没有他的激励和督促,就不会有《浴火重生走出阴霾》这一本书和众多读者见面;如果不是他在我被无情病魔摧残之时给我打气和安慰,也许我一直还困在原地,怨天尤人愤世嫉俗走不出自己的心魔。
  在他去世之后,群里悼念他的文章和诗词铺天盖地而来。我才陆陆续续由众人口中得知,原来他对所有的残障人都怀着一颗悲天悯人之心,把毕生的心血都奉献给残障公益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一直像一支蜡烛一样燃烧生命最后的一丝光,一丝暖,也要照亮别人脚下的路。他自幼残疾,一身傲骨,从未向命运低头。生前他发愿要与残障公益联姻,他说到做到了。从1991年背井离乡来到北京,就开始走上了残障公益这条崎岖不平的道路。他劳碌奔波在不同的城市,呼吁社会对残障群体给予关注;他辗转于不同的城市,为生命之歌的授牌仪式帷幄运筹,出谋划策;他绞尽脑汁地为每一届征文比赛拉赞助、出版面设计图;他又煞费苦心地为了鼓励更多的残障人走出阴霾,自掏腰包多设置奖项。他苦口婆心地劝导众多能表述清楚的残障人拿起手中的笔记录自己的人生轨迹。甚至于在他进入弥留之际,还惦记着水滴筹账户余额有一万来块钱,想拿出来资助那些困境残障人!就是这么一个处处为他人着想的铮铮铁骨男儿,唯独忽略了他自己的身心健康,在这个漫天飞雪的初冬季节撒手人寰了。我想老天爷让他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世界残障人日)仙逝,可能是要让更多的残障人纪念他,缅怀他吧!他真心实意地善待世间的每一个人,我们也必将永远铭记他的教诲。让爱心传递,让爱的接力传承下去。
  师父,你放心吧!我不会忘记你对我的谆谆教诲。你教导我必须坚持到底,笔耕不辍,在文学的殿堂里找回迷失的自我;你教导我要与人为善,不要像一只带刺的刺猬一样咄咄逼人。你教导我要学会圆润而不圆滑的处世方式,不要棱角分明一根筋到底,那样容易与人为敌……
  师父,今生我欠你一个承诺,说好了今年年底务必要过去探望你,说好了你要看着我出一本个人散文集,你要亲自为我写序。可如今的如今,一切已成过眼烟云。你欠我一个说法,你答应过我,我们一起与病魔做斗争,到时候我去邢台你给我做向导。等大病痊愈之后,你写一本关于与癌症作斗争的自传,我写一本与抑郁症有关的书籍。可你怎么能爽约说走就走了呢?甚至不等你的得意门生看你最后一眼,到你的灵前为你烧上一柱香。师父,往后余生想你念你的时候,只能默默翻阅你的诗篇,你的文章,你的论坛留言。你的头像永远再也不会为我亮起,以后永远都不会有人对我说:“丫头,你要坚强,你不会是一个人孤军奋战,生命之歌众多的兄弟姐妹,永远与你同在……”师父,你让我情以何堪?你让我何处把你找寻?希望来生与你再续师徒缘,共同在残障公益的路上再创佳绩。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一 高铁沿着轨道疾驰,城市和田野飞掠过窗。我用白内障手术安置的人工晶体,茫然注视着窗外。熟悉的风景以及时间和北风也沿着我的眼际一掠而去,消失身后,抑或消逝在眼眸深处。 人们总说...

我与北京门头沟区斋幽路结缘,是从2016年5月份开始的。 经过短暂的岗前培训,我就开始上路了。没有出征时的热烈场面,也没有领导前来握手相送。头戴一顶白色的印有蓝色“巡查”二字的安全...

行走在他乡的路上,我始终想念着家乡的黄土地。不知在多少个难以入眠的夜里,不知在多少个触动心扉的瞬间,我站在他乡的土地上,心却不由自主地飞到了那块生养我的黄土地里。那块地,还...

江南晚秋,透过楼窗我看到枫叶红了。枫叶是由温暖的光线幻化而成,枫叶的颜色,由墨绿、浅绿、金黄、深橙而火红,都是暖色调。日本摄影家菅原一刚说,枫叶的颜色,是光的颜色。这话我很...

近几日,有幸赴北岳庙、云冈石窟、响堂山石窟等文化宝库去考察学习。一路上,时时感受中华文明之博大,中华文脉之深厚,因每日将所感记之,以志不忘。 11月18日,小雨 时维庚子,序属孟冬...

一个曾经那么刚强的汉子,就这么躺下了,躺在病榻上,无望的双眼焦虑地望着天花板…… 早晨,窝在温暖的被窝里,我还没有掀开被子,手机提示音响了,是老家邻居小妹发来的信息。她发来了...

空旷的秋野里已找不到春华的影子。但是,我仍然感觉到了花朵的气息。 哦,你默默地置身于野草里,以你的美颜在故乡的道路上注满秋色的柔光。纯洁的秋露斟在你高举着的杯盏里,带凉意的微...

今年四月三日经中国驻欧洲留学生罗丹莉,沈浩及欧洲作家邀请我乘飞机来到意大利到威尼斯。 她们带着我首先來到哥特及东方风格设计主调的圣马可教堂是去观赏那儿的名胜古迹,一路上那儿的...

一天下午,从妈妈家往回走。走到街拐角停了下来,只见三个并排齐腰高的垃圾箱,一条棕色毛的流浪狗,趴在地下伸出小爪去够垃圾箱底部空隙下,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我站在原地,进退都怕惊...

前几天傍晚,发生了一件小事,妻的外甥去辽西公出,高铁却发生了一点故障,列车停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其实路途也不远,从沈城出发坐高铁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可车坏在半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