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大爷和我们是同学,退休后我们一帮经常在一起玩。一起打牌,有时很高兴,有时很生气。有时不欢而散,有人散场时指天发誓,下次再也不来打牌了。但没过几天,也不知是谁先喊谁的,又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