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仰望巍峨的大别山,气势磅礴,绵延几千里,仿佛将这里与世隔绝,脚踏着那些古道,手摸着那些断壁残垣,一种历史的沧桑之感油然而生。进入大山腹地,一个叫H的小村庄,人口不足百人,年...

初二的早晨,到处零零星星地响着鞭炮声,人们还沉浸在新春的喜庆中,这时一场残酷的疫情已经悄然袭来。 今天是我值班,我像平时一样走进值班大厅,打扫完卫生,然后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

武汉封城了。在手机上看到消息的那一刻,我被门口一阵子路过的风吹得瑟瑟发抖。 站在廊下,望着远方的天际,我随即在微信上和远方的冬雪留言:“冬雪,看来这个年,你不能休息了。” 我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