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已是耄耋之年,独自生活在住了几十年的简陋的老屋里。 我每次回去的时候,父亲都是像一只老猫一样的在睡午觉。他十一点就开始吃午饭,吃了就睡。这也是他的养生之道。他说坐着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