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走在熟悉小道。凛冽的寒风,夕阳慢慢西沉,那满眼的枯黄簌簌落下,怀着对枝头的无限眷恋,深深埋在泥土之中。此时,那叶恋枝头的情景,让我想起天堂的父亲。 父亲的童年,时值多灾多...

有些人走了,在地下,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好多人走了,在天上,与我是亲朋和与我不认识的。有的人走了,有血缘是亲情,震撼、心痛,每个细胞,每根神经。天天有人走,那个世界无人知晓...

有些人走了,在地下,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好多人走了,在天上,与我是亲朋和与我不认识的。有的人走了,有血缘是亲情,震撼、心痛,每个细胞,每根神经。天天有人走,那个世界无人知晓...

这个节日似乎带着一种隆重的色彩,更带着一种思念和记忆。 父亲是于2011年10月3日早晨天刚刚蒙蒙亮离开我们的,这一天正值国庆长假,我们兄弟姐妹都在家休假。 注定是这个凌晨,我们的哭声...

天空下着毛毛细雨,迈着沉重的步伐参加好友父亲的葬礼,好友强忍住泪水说:“从此再也看不见父亲,听不见父亲的唠叨了”,听到这句话时,想起自己过世已经16年的父亲泪如泉涌,父亲虽然离...

下象棋免不了争吵,争吵过后又开始找人下棋,来来回回,反反复复都是这样。女人总是这样认为,男人下棋至于发这样的脾气吗? 我的父亲就是这样,看他下棋他喜欢大声,似乎要压倒一切。别...

我父亲杨彦珍,陕西泾阳人,生于丙子年农历腊月初三,生肖属鼠。1955年毕业于西安畜牧学校动物饲养专业,并在甘肃定西参加工作。中共党员,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员,畜牧师,甘肃通渭县畜牧兽...

怀念父亲 有些人走了,在地下,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好多人走了,在天上,与我是亲朋和与我不认识的。有的人走了,有血缘是亲情,震撼、心痛,每个细胞,每根神经。天天有人走,那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