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又梦到了那个记忆深处的场景:66岁的外公牵着6岁的我,走过窄窄的田埂,走到村口,那里有一座古桥,建造的年代已不可考;外公的小杂货店就在桥边,门前有一棵大树,阳光透过树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