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您再背我一次》 江左柴郎/左溪河 文 午夜梦醒,泪水浸湿了枕巾。披衣起身,妈妈问我,是不是想爸爸了。我说,梦到高高的山岗,阳光明媚,芳草萋萋,我舒服的趴在山脊上,脸贴青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