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中三年是在句容磨盘中学上的,那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农村乡镇中学,但我深深热爱着她——我的母校。当时的教室只有三排平房,简陋而拥挤,可敬可亲的老师,活泼可爱的同学,为这所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