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是一个思乡情怯、思亲情怯的时节。好久没见到父亲了,也好久没跟他说说话了,甚是想念。 父亲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男人,就如沧海一粒粟、沙漠一尘埃。他中等身材,大众相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