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民,他像土地一样朴实,在我的记忆中,有过一件他朴实得令我尴尬的事。 一九八四年,我考上了大学。 刚进校报到,班里生活委员就发了饭票,菜票。男生,饭票三十...

我没有一个给我带来优于一般人的特殊地位和好处,使我足以在人们面前炫耀一番的父亲。我只有一个普普通通的给了我健康身躯和优良品德的父亲,只有一个在我青少年时期连吃饭穿衣和读书费...

《父亲,您再背我一次》 江左柴郎/左溪河 文 午夜梦醒,泪水浸湿了枕巾。披衣起身,妈妈问我,是不是想爸爸了。我说,梦到高高的山岗,阳光明媚,芳草萋萋,我舒服的趴在山脊上,脸贴青草...

很久很久以前,太行山里有过一个壮汉,个子不高,勤劳能干,他的热心和善良,赢得左邻右舍的称赞。  一个闹洪水的夏天,壮汉的儿子考上了大学,壮汉十分风光。在乡邻艳羡的目光里,他向...

很久很久以前,太行山里有过一个壮汉,个子不高,勤劳能干,他的热心和善良,赢得左邻右舍的称赞。  一个闹洪水的夏天,壮汉的儿子考上了大学,壮汉十分风光。在乡邻艳羡的目光里,他向...

2020无疑是个多事之年,早晨起来,忽然接到好友的微信,诉说她的苦恼:她的父亲因病去世了,可是因为新冠疫情,乌鲁木齐尚处在封城、封小区、封户门的防疫措施中,除了工作人员、志愿者,...

父亲是一个农民,一辈子都没离开过乡村。去世后,葬在了村西的那片老坟湾。那里有我故去的爷爷奶奶、大爹大妈和父亲的叔伯兄弟。坟湾里长满了芨芨草,远远望去,父亲的坟茔若隐若现。 坟...

前段时间,忙里偷闲,陪父母亲回了一趟老家。因今年情况特殊,我们已经有六个多月时间没有回去过了。时隔近二百天的老院子,经历了冬春的孕育,一切又恢复了绿色生机,同时夏天也悄悄地...

很久以前就想写一篇有关父亲的文章,可一直没写成。今晚终于能静下心来写了。 父亲是一个老知识分子,我们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在村里人的眼里,他也算是个能人,所以当他们需要办什么事...

一 童年的星空,总是晴朗的,夜空上也总是布满了星星。我至今想起来,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那满天的的星星,一闪一闪,亮亮晶晶。看呢,童年的草地上绿草如织,花儿点点,有秋虫呢喃,有荷香...

乡村纪事 父亲没有走失在风雪中 寒风呼啸地吹过房顶,炉膛里的火苗嗖嗖地猛烈地燃烧着,从窗户往外望去,大朵大朵的雪花被风吃得在天空乱舞,密密麻麻的看不见远处的东西。我转到铁炉旁仔...

父亲·鸽子 作者:^默然* 父亲 鸽子2020-4-13 16:22 上传 父亲(岳父)第二次进ICU病房前,印象中正值丁寅春暖花开之际,我送妻至人民医院920房间,习惯性地先看了看那台血压心率显示器的大红数字...

一樽玉液敬父亲 文/^默然* 一樽玉液敬父亲2020-2-11 11:11 上传 明月反复亏盈,走进了知天命之年,对中秋的渴望已不再是月饼与童趣。 中秋节。流传了多少年,我不清楚,也不刻意去考究,只知道...

父亲·大姐 文:^默然* 父亲·大姐2020-2-10 17:16 上传 丁酉冬月十二日,睡眼朦胧,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妻心急火燎地回复说……我马上回……”,机械惊悚的我已穿戴完毕,我警觉到,老爸(...

父亲——儿想您啦 文/^默然* 父亲——儿想您啦2020-1-20 17:01 上传 一个一辈子让我不愿提及、永远都触痛的日子,旧历正月初三。 十年前的痛,是撕心裂肺的痛。每每想起来,我痛,父亲在时,我...

父亲远去,无声无息地去了一个遥远的国度,我听见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天旋地转起来。 我当时在宁国,于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马鞍山。夜幕降临,父亲的灵堂灯火通明,我不能相信父亲躺在...

父亲远去,无声无息地去了一个遥远的国度,我听见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天旋地转起来。 我当时在宁国,于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马鞍山。夜幕降临,父亲的灵堂灯火通明,我不能相信父亲躺在...

一九八零年的农村,生活还是很贫困的,整个村子只有两口手摇辘轳井,村东一口,村西一口。我家在村东,吃水当然要用离家最近的这口井。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是用扁担一次次挑水回家,然后...

白天的时候,金色的太阳明晃晃地走,跨过东边的大海,挂在我家的柳树枝头,偷窥着我家的院子。 这个院子是父亲留下来的。院子里最醒目的自然是那幢大别墅。在他故去的两年前,他拼死拼活...

爱是亘古长明的灯塔,它定晴望着风暴却兀不为动,爱就是充实了的生命,正如盛满了酒的酒杯。 ---泰戈尔 父亲,您离开我们已经两年有余。在这些日子里,我无数次呼唤,希望岁月能够停留在...

四月二十四日,是父亲十周年祭日。虽然父亲故去许多年了,但他生前的桩桩往事,我都铭记在心,永难忘记。 一 父亲年轻时被抓壮丁,当过国民党的兵。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两条腿跑遍了南方...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不经意间,麦苗已将村庄染得翠绿,麦苗柔嫩清凉的芳香如一阵阵吚吚呀呀的童谣,在乡村的天空回荡,那些表面都还枯萎着的树枝闻到了芳香、听见了歌声,渐渐睁开睡意...

我对父亲记忆的最初起点,是那遥迢时光里的一个下午。我大概是感冒了,他把我放在一把椅子上,一边摇动风车扇谷粒,一边回头逗我,说着什么。鹅黄的阳光落在脸上,毛茸茸的,暖乎乎的,...

今年夏天,雨水不知为何这么多,尤其这几天,大雨甚至是大暴雨不停地在下。听着别人说着一些地方受灾的情况,更加地担心父亲母亲了,因为老家在山区,而且我家还是老房子。可是我工作特...

《父亲写的散文诗》是一首由董玉方作词,许飞作曲、演唱的歌曲。这首歌将父亲对子女的爱与责任,以及子女在察觉时间流逝、父亲已老的无奈诠释得丝丝入扣。 2017年3月14日,音乐人李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