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福子孙又一例 2002年,集体上访从省里回到秦皇岛多次到信访局打问消息,市里一直没答复。后来五六百人进了市府大院,这才允许我们派代表与市长副市长秘书长等对话,我把拟好的稿子声情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