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江煤矿败家史 柳江煤矿是唐山地区主管的国有地方煤炭企业,蕴藏着丰富的无烟煤(白煤、大砟)历史悠久闻名海外。北魏时期就有高丽人在此开采煤炭,清末建成柳江煤矿形成规模大量开采直...

台营的农事和经济 与地处山野郊外的乡村不同,抬头营属于城镇居民聚居地。全城被分为八个自然村,东街、西街和老虎庙北那条街为一村;大南街、小南街和文同工胡同为二村;下壕为三村;北...

庄稼地 难忘的田野里生长着人们耕种培养侍奉了几千年的庄稼,它们在阳光雨露下茁壮成长,千姿百态,至今难忘。 高粱,分大高粱小高粱多穗高粱。大高粱,传统品种,不能密植,植株在3~4米...

大话中国漫画 说,中国动漫落后于世界,除了早年的《大闹天空》《哪吒闹海》和近年的《黑猫警长》外,没有几部作品是拿得出手的。 我基本同意这种说法。原因呢?我认为源于邯郸学步拾人牙...

造福子孙又一例 2002年,集体上访从省里回到秦皇岛多次到信访局打问消息,市里一直没答复。后来五六百人进了市府大院,这才允许我们派代表与市长副市长秘书长等对话,我把拟好的稿子声情并...

观剧有感 大概是八三年在北京长安大戏院看的叶金援的挑滑车,走的可能是王金璐的路子,好,掌声如潮,剧场炸窝了。我也开始与叶金援有了交往。九三年,他把我的京剧脚本《春江恨》推荐到...

天意与人为 八十年代中期,张冠军曾是柳江煤矿党委书记一把手,据说他家有好几个当官的,就他官小。我和他接触是在1992年以后,他升任市煤管处处长(相当于市局局长)当时正时兴修史,各地...

王各庄,我的第二故乡 9岁以前,我一直是姥姥家的客人,“外孙是狗,吃完就走”,只知道到姥姥家好玩儿,顶多住上一两天,走人。那年父亲出外避祸,母亲便带着我和二弟三弟四弟住到了姥姥...

我小时候,没啥“占翘”地方,是个有一点儿气人的乖孩子吧。 我记事儿比较晚,最早的记忆是和姐姐去姥姥家,白天好好的,傍黑,就在姥姥家门口的大枣树下,哭个没完没了的,要回家,谁哄...

四季风情 22 迎春花开了 看啦,那灰褐色的细枝绽满了黄色的小花,十多株十多株地簇拥在一起,花团锦簇黄灿灿的,好似一个个偌大的花篮,为春天增添绚烂的色彩,这就是端庄秀丽、气质非凡的...

铁热克提秋季转场(散文诗) 原创首发 驼铃叮咚 马背上的哈萨克族,有3000年的逐水草而居的历史。草原上苍凉的石人,黙黙地凝视着远方。日月星辰,总是把最后的光芒,洒在秋天、冬天的牧场...

秋色,在荡漾中 (散文) 几段街巷,几幢高楼,几个小区……几万人就这么聚集在一个区域了。 倒推四十年,这里是古城与小镇子的结合部,漫无边际的农田傍着一条百年故道。一块牌子立在路...

李环宇 生活是一场微小却盛大的遇见。时常感叹时光的无情飞逝,昨日还是杨柳依依,今日已是满树金黄;昨夜还在惆怅青春,今曦却言经年过往。扬手是春,落手是秋。在这一扬一落之间,是被...

家乡一顾 家乡抬头营城内的几块菜园子见证了昔日的兴盛繁荣。它们是刘家胡同北的菜园子(有3大块:四村园子,老任家园子,老尹家园子)。北街柴火市儿园子(1959年,曾在此唱了一冬天皮影...

却说柴火 柴火是人们生活必需品,离了它可不得了,特别是我们北方,做饭烧水取暖都要用柴火。 柴火我可没少见,我家北边不远就是抬头营的柴火市儿,一年四季都有卖柴火的。 柴火分硬柴软...

我家的后院儿 我家后院是个充满情趣儿、生意盎然的童话世界,从春到秋都给我欢乐和希望。 后院的主体是菜园,园边用秫秸架着一道寨子(篱笆)用来阻挡鸡鸭进园子。北墙根是我发现和栽植的...

我家的后院儿(二) 我家后院是菜地,我曾目睹了黄瓜生长的全过程—— 秫秸架的黄瓜秧架,黄瓜秧爬了上去,蜿蜿蜒蜒绿绿生生的,煞是可爱。忽然,一个小小花骨朵在黄瓜秧上冒了出来,不知...

钉掌 几十年没见过钉掌的了,这门手艺不能失传吧? 小时候经常看钉掌也叫挂掌,就是骡马牛驴等牲口更换蹄下的铁掌以便更好地走路奔跑和耕作。因为这些牲口的蹄子都是角质的,连着神经容易...

从古井说起 我的家乡有不少古井如:苦水井,娘娘庙井,柴火市井,还有下壕菜园子井……不少古井还有石井台,石井栏(安辘轳用的)石水槽。只是不知道这些古井有多久的历史。所以我曾写道...

前不久,从市区搬到郊外居住。小区前面是繁华干净的大街,后面是一片荒山,长满树木花草,山脚下有一条小溪,从西往东伸延去。小溪两边长着茂盛的紫荆花树、花草。这里,晚上散步的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