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自留地有很多种,顾名思义,有人说,在物欲横流的当下,世人多羞于谈情怀。其实不然,情怀尤其是诗人情怀,作为一种高尚的情趣、心境和胸怀,应成为人们的必需品,成为我们的人生追求。在杨思松的诗集《自留地》里,我读出了他精心种下的这种诗人情怀。

生于70后的我们也赶上大集体生活,我家就有自留地,在自留地里可按照自家的意愿耕种,忙完了大集体的地后,便一头扎进自留地里精心劳作,有细详的人在自家《自留地》里隐藏种植一点瓜豆,害怕被人发现惦记,现在想想那时候的生活真的不容易。

当然在自己一亩三分地上,自留地的主人可以想种什么就种什么,比如这家人喜欢“土豆”那么土豆就是他家的宝贝嘎达,其余不管什么,有价值的农作物都不在他的法眼里。他喜好和癖好,就是“土豆”家庭其他成员都没有决定权,因为这个区域他就是独立王国的“国王”,他有主宰的权利。主人窃喜着心想着,咱家的土地肥呀!稍微拾掇拾掇就是好收成。

自留地这一历史概念,带着鲜明的时代色彩和中国国情的底色,从出现到基本消失,跨越了数十年。记录的是共和国走过的探索和艰辛。小小的一片自留地在特殊的历史年代,承载了太多的沉重和无奈。

随着农村自留地的消失,这个代名词出现在了城市,国企的改制中,有的企业老板把企业当作自己的家,经营着自己的自留地,当然在自家的自留地里,该种什么、该怎么“佣人”想用谁来管理都是他说了算,这和过去农村自留地的主人没什么区别。管理者一般都是按照老板的喜好行事,老板喜欢什么,就伺奉什么,哪怕是跨时代差辈的物质该委培养殖的都得培养,即便是因此延误企业的发展也没什么,那也是市场的风险所致,这自留地也就成了某些人舞台,佣人们也只管听从吩咐就好了,这也让管理者过足了类似老板的风头,很大程度上小范围的管理者也有自己的自留地,偶尔也偷偷的种植培育自己的势利,只要方向正确观念不守旧,总会任性一点。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处境,说不准有一天,承包人易主了自己的自留地也就玩完了,与其这样不如现在利用自己的权利搞点实惠。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各种行业也在与时俱进着,有人巧取豪夺,有人偷梁换柱、有人演绎着火中取栗的故事。

特别是在这一片火热舞台上演绎着一样的节目,但是过程不一样,你看在这片自留地里,有看的、有干的、有闲转的,有跟在主子身边看眼色行事的,有打狗给别人看的,有阳奉阴违的、也有实干流汗的这一类属于无门无派的,当然也有夹着尾巴侍机表现的······

自留地呀,早已不是过去的自留地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大话中国漫画 说,中国动漫落后于世界,除了早年的《大闹天空》《哪吒闹海》和近年的《黑猫警长》外,没有几部作品是拿得出手的。 我基本同意这种说法。原因呢?我认为源于邯郸学步拾人牙...

造福子孙又一例 2002年,集体上访从省里回到秦皇岛多次到信访局打问消息,市里一直没答复。后来五六百人进了市府大院,这才允许我们派代表与市长副市长秘书长等对话,我把拟好的稿子声情并...

观剧有感 大概是八三年在北京长安大戏院看的叶金援的挑滑车,走的可能是王金璐的路子,好,掌声如潮,剧场炸窝了。我也开始与叶金援有了交往。九三年,他把我的京剧脚本《春江恨》推荐到...

天意与人为 八十年代中期,张冠军曾是柳江煤矿党委书记一把手,据说他家有好几个当官的,就他官小。我和他接触是在1992年以后,他升任市煤管处处长(相当于市局局长)当时正时兴修史,各地...

王各庄,我的第二故乡 9岁以前,我一直是姥姥家的客人,“外孙是狗,吃完就走”,只知道到姥姥家好玩儿,顶多住上一两天,走人。那年父亲出外避祸,母亲便带着我和二弟三弟四弟住到了姥姥...

我小时候,没啥“占翘”地方,是个有一点儿气人的乖孩子吧。 我记事儿比较晚,最早的记忆是和姐姐去姥姥家,白天好好的,傍黑,就在姥姥家门口的大枣树下,哭个没完没了的,要回家,谁哄...

四季风情 22 迎春花开了 看啦,那灰褐色的细枝绽满了黄色的小花,十多株十多株地簇拥在一起,花团锦簇黄灿灿的,好似一个个偌大的花篮,为春天增添绚烂的色彩,这就是端庄秀丽、气质非凡的...

铁热克提秋季转场(散文诗) 原创首发 驼铃叮咚 马背上的哈萨克族,有3000年的逐水草而居的历史。草原上苍凉的石人,黙黙地凝视着远方。日月星辰,总是把最后的光芒,洒在秋天、冬天的牧场...

秋色,在荡漾中 (散文) 几段街巷,几幢高楼,几个小区……几万人就这么聚集在一个区域了。 倒推四十年,这里是古城与小镇子的结合部,漫无边际的农田傍着一条百年故道。一块牌子立在路...

李环宇 生活是一场微小却盛大的遇见。时常感叹时光的无情飞逝,昨日还是杨柳依依,今日已是满树金黄;昨夜还在惆怅青春,今曦却言经年过往。扬手是春,落手是秋。在这一扬一落之间,是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