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浪花

乾州人虎虎的一生没几个浪花,如今坐在二梁之上看报喝茶写闲文,今生怕也就这样了。

虎虎1979年高考跨出农门,理工科毕业后塞到了工厂,曾停薪留职在家民企打工,后遇贵人相助调到了新闻单位,算是半途跨界了。虎虎的命运也坎坷,前脚走过的几个地方在他走后都垮了。

虎虎也曾风光过,在民企里管过事,在新闻部门管过事,四周也是人来了又去了,算是体悟了世态人情。人心的冷暖总是一直在变,熟悉的陌生了,陌生的走远了。虎虎的行业和他的同学朋友多不同,事情上交集太少,这来往便也就少了。这么不温不火的熬了许多年,如今上有老下有小,家里琐事让他忙乱应付,单位的梁上还不能空着。虽然正经事儿不多,依然来去匆匆。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有伞的和没伞的都在路上。这么多年虎虎在途中很少能遇见往日的同事和朋友,这让人感到了世事之大,人们都在忙着。虎虎有篇文章很耐读,《树上的果子》中形象的红果落果。我想虎虎想把自己列为落果一类。没成正果,坠落泥土,自然消蚀。虎虎的内心也渐平静了,人生已到了秋天,天凉好个秋。是无可奈何的伤感青春的逝去,是惋惜空耗时光而事业枝头上没几个红果果,是悲伤学富五车大书闲坐二梁的落寞。虎虎说人在做天在看。当下这浮躁的时代,人多自我,自己的苦自己吃,自己的罪自己受。

虎虎这些年写下了几十万文字,内容涉猎广泛,但都接着地气,只是文字还有些直白,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得还不含蓄。好在多元化社会里这也是一种风格,但细心人读后会判断出作者的生存状态和心理状况的。有些事看透别说破,比如《无人来访》这文章,就有些毛病。来访是自愿的,你没吸引人的地方又坐在二梁上,访你何益?太苛求别人了。天凉好个秋,树叶泛黄了,不久也该飘落。四季轮回,顺其自然吧。虎虎离退休还有几年,头花已熬得花白了。虎虎已到了人生的秋了,多了些无名的秋思,多了些失落,好在孙儿已满地跑动的唤着爷爷,这才心里又不空寂了。虎虎被发配到家商企做文员,临时给拼了个小桌子。普通员工的干活,糊口的待遇,四周是儿辈的年轻孩儿,对虎虎也是避而远之,礼遇有佳。与虎虎同龄的资深老人,虽也混着,可人家拿年薪,坐单间,出门派车,吃饭有人给送到眼前。虽说资历相同,出了门都一个怂样,可在这企业里却相差天壤。混与混还真不一样,人比人气死人。好在虎虎与人家不识,两看相不厌。你装你的逼,我混我的工。此处也是江湖一片,干的看的转的,前朝的大员新任的诸候,山头帮派各怀心思,乱纷纷闹哄哄,每天都是一出大戏。虎虎仅是奉旨打发吃这口闲饭的,看客而己。

想虎虎这一生,曾发奋苦读,名牌大学毕业,高级职称,上市公司高管,却在人生的秋天流落到此度日,命也运也?淤泥埋没紫金盆,蓬蒿隐没灵芝草。天凉好个秋,骨感残酷的岁月让人不觉这话的美妙。只叹那落莫的浪花淘尽,只有无声的叹息。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B女 进入青龙境内,山峦连绵起伏,路在山脚下,虽蜿蜒但很平坦,来往的车不多,大巴一路畅行。我睡一会儿再睁开眼睛看看窗外,另一侧,清澈见底的河水曲折地向前流淌着,河道开阔一些,...

我与千年守候的胡杨林邂逅(散文) 原创首发 作者:驼铃叮咚 木垒胡杨林景区的大门,由四根胡杨木架起五块木板,写着鲜红的五个大字。这种大道至简的风尚与胡杨林的风格,不谋而合。 走进...

康家石门子岩画(散文) 原创首发 作者:驼铃叮咚 康家石门子岩画是世界上保存完好、罕见的舞蹈和生殖崇拜岩画。位于新疆昌吉州呼图壁县的天山腹地。在两处山溪汇流处的西北岸、新第三株...

张鸥 应了节气,日历牌上标着22号“小雪”,天气预报也史无前例的来得挺准,昨天傍晚老天爷就开始变了脸。“雨夹雪”,大概齐这是庚子年的最后一场雨了,下得粘稠筋道,雪化于中光听“沙...

如果我坐班车回老家,估计得三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吧。每次在车上,都会见到许多陌生人,大家来的方向不同,去的地方也不一样,大都是一面之缘,即使交谈过也就是寥寥数语而已。但这次中秋...

雪天出访(散文) 原创首发 作者:驼铃叮咚 一片北风,挾持着银色的雪花,卷起了一个季节,漫天飞舞。 这是今冬的第一场大雪。刹那间,村委会的大院里一片雪白。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

2020-11-19 16:23 上传 我们不知道,有一天莫名地走向中年,就慢慢地忘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不知所云的烦躁,不知为何的发脾气?总觉得生活离自己的期望值太远…… 其实今天的日子,和昨天并...

《暗香浮动月黄昏》———我读《那些年,那些事》 张鸥 人到中年顿悟到,活着是个累疼活儿!高堂、稚子、梦与远方种种疲惫焦灼聚于一身,渴望一束光照亮继续前行的路啊。恰好,恰恰好,收...

《笑春风走兴隆》 张鸥 万类霜天竞自由!霜降后,家乡秦皇岛抚宁宁海大道的枫叶片片丹彤,与好友缱绻叙情之际,收到蔡楠老师发来的消息:“到兴隆去。”怦然心动,向往之。 参加“河北省...

《笑纳,刚刚好的遇见》———我与河北小小说十年 张鸥 平常人过平常日子,心里都有个梦与远方。我的梦筑在执著与热爱中。可能是土地滋养的情愫吧,我热爱着生命的律动,春草萌芽春柳绽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