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浪花

乾州人虎虎的一生没几个浪花,如今坐在二梁之上看报喝茶写闲文,今生怕也就这样了。

虎虎1979年高考跨出农门,理工科毕业后塞到了工厂,曾停薪留职在家民企打工,后遇贵人相助调到了新闻单位,算是半途跨界了。虎虎的命运也坎坷,前脚走过的几个地方在他走后都垮了。

虎虎也曾风光过,在民企里管过事,在新闻部门管过事,四周也是人来了又去了,算是体悟了世态人情。人心的冷暖总是一直在变,熟悉的陌生了,陌生的走远了。虎虎的行业和他的同学朋友多不同,事情上交集太少,这来往便也就少了。这么不温不火的熬了许多年,如今上有老下有小,家里琐事让他忙乱应付,单位的梁上还不能空着。虽然正经事儿不多,依然来去匆匆。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有伞的和没伞的都在路上。这么多年虎虎在途中很少能遇见往日的同事和朋友,这让人感到了世事之大,人们都在忙着。虎虎有篇文章很耐读,《树上的果子》中形象的红果落果。我想虎虎想把自己列为落果一类。没成正果,坠落泥土,自然消蚀。虎虎的内心也渐平静了,人生已到了秋天,天凉好个秋。是无可奈何的伤感青春的逝去,是惋惜空耗时光而事业枝头上没几个红果果,是悲伤学富五车大书闲坐二梁的落寞。虎虎说人在做天在看。当下这浮躁的时代,人多自我,自己的苦自己吃,自己的罪自己受。

虎虎这些年写下了几十万文字,内容涉猎广泛,但都接着地气,只是文字还有些直白,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得还不含蓄。好在多元化社会里这也是一种风格,但细心人读后会判断出作者的生存状态和心理状况的。有些事看透别说破,比如《无人来访》这文章,就有些毛病。来访是自愿的,你没吸引人的地方又坐在二梁上,访你何益?太苛求别人了。天凉好个秋,树叶泛黄了,不久也该飘落。四季轮回,顺其自然吧。虎虎离退休还有几年,头花已熬得花白了。虎虎已到了人生的秋了,多了些无名的秋思,多了些失落,好在孙儿已满地跑动的唤着爷爷,这才心里又不空寂了。虎虎被发配到家商企做文员,临时给拼了个小桌子。普通员工的干活,糊口的待遇,四周是儿辈的年轻孩儿,对虎虎也是避而远之,礼遇有佳。与虎虎同龄的资深老人,虽也混着,可人家拿年薪,坐单间,出门派车,吃饭有人给送到眼前。虽说资历相同,出了门都一个怂样,可在这企业里却相差天壤。混与混还真不一样,人比人气死人。好在虎虎与人家不识,两看相不厌。你装你的逼,我混我的工。此处也是江湖一片,干的看的转的,前朝的大员新任的诸候,山头帮派各怀心思,乱纷纷闹哄哄,每天都是一出大戏。虎虎仅是奉旨打发吃这口闲饭的,看客而己。

想虎虎这一生,曾发奋苦读,名牌大学毕业,高级职称,上市公司高管,却在人生的秋天流落到此度日,命也运也?淤泥埋没紫金盆,蓬蒿隐没灵芝草。天凉好个秋,骨感残酷的岁月让人不觉这话的美妙。只叹那落莫的浪花淘尽,只有无声的叹息。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柳江煤矿败家史 柳江煤矿是唐山地区主管的国有地方煤炭企业,蕴藏着丰富的无烟煤(白煤、大砟)历史悠久闻名海外。北魏时期就有高丽人在此开采煤炭,清末建成柳江煤矿形成规模大量开采直...

台营的农事和经济 与地处山野郊外的乡村不同,抬头营属于城镇居民聚居地。全城被分为八个自然村,东街、西街和老虎庙北那条街为一村;大南街、小南街和文同工胡同为二村;下壕为三村;北...

庄稼地 难忘的田野里生长着人们耕种培养侍奉了几千年的庄稼,它们在阳光雨露下茁壮成长,千姿百态,至今难忘。 高粱,分大高粱小高粱多穗高粱。大高粱,传统品种,不能密植,植株在3~4米...

大话中国漫画 说,中国动漫落后于世界,除了早年的《大闹天空》《哪吒闹海》和近年的《黑猫警长》外,没有几部作品是拿得出手的。 我基本同意这种说法。原因呢?我认为源于邯郸学步拾人牙...

造福子孙又一例 2002年,集体上访从省里回到秦皇岛多次到信访局打问消息,市里一直没答复。后来五六百人进了市府大院,这才允许我们派代表与市长副市长秘书长等对话,我把拟好的稿子声情并...

观剧有感 大概是八三年在北京长安大戏院看的叶金援的挑滑车,走的可能是王金璐的路子,好,掌声如潮,剧场炸窝了。我也开始与叶金援有了交往。九三年,他把我的京剧脚本《春江恨》推荐到...

天意与人为 八十年代中期,张冠军曾是柳江煤矿党委书记一把手,据说他家有好几个当官的,就他官小。我和他接触是在1992年以后,他升任市煤管处处长(相当于市局局长)当时正时兴修史,各地...

王各庄,我的第二故乡 9岁以前,我一直是姥姥家的客人,“外孙是狗,吃完就走”,只知道到姥姥家好玩儿,顶多住上一两天,走人。那年父亲出外避祸,母亲便带着我和二弟三弟四弟住到了姥姥...

我小时候,没啥“占翘”地方,是个有一点儿气人的乖孩子吧。 我记事儿比较晚,最早的记忆是和姐姐去姥姥家,白天好好的,傍黑,就在姥姥家门口的大枣树下,哭个没完没了的,要回家,谁哄...

四季风情 22 迎春花开了 看啦,那灰褐色的细枝绽满了黄色的小花,十多株十多株地簇拥在一起,花团锦簇黄灿灿的,好似一个个偌大的花篮,为春天增添绚烂的色彩,这就是端庄秀丽、气质非凡的...